聚轩阁 > 科幻小说 > 来自荒野[星际] > 第一卷 荒野之息 第 21 章

第一卷 荒野之息 第 21 章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被陶空激情杀人惨死的两位天赋者,具体是什么天赋,所来何处已经不可考了。唯一让陶喜感兴趣的是他们俩身上的衣服。

    其中一个人个子很高,虽然没陶空身材健硕,但是个子跟陶空差不多。而另一个个子虽然比陶喜高,但是相差不多,只是健壮很多。

    聊胜于无,陶喜让陶空将他们的衣服都扒下来,自己带着两头狼去物资箱那里搜刮剩下的物资。

    他可不想去脱两个alpha的衣服,特别是其中一人身上还满满都是血。那浓烈信息素的味道让人很不适,甚至让陶喜有一种腥臭的感觉。

    物资箱里剩下的东西寥寥无几,陶喜摸了摸,又翻到被人遗漏的打火机,几件炊具以及一本笔记本和一只笔。

    摸到笔记本和夹在笔记本上的笔时,陶喜愣了好久。

    都随便换星球生活的大星际时代了……还用纸制笔记本和笔的吗?而且,为什么要在这种荒野上,投放笔记本当物资?

    出于不要白不要的心理,他还是把所有东西都带了回去。

    在除了生存,不需要思考其余任何事情的实验星球上,陶喜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思维越来越往野兽方向发展。完全的弱肉强食,不需要思考其余的需求。只要担心自己能否吃到饭,是否会冷,以及不要被别人杀了。

    这种发展趋势很不好,时间久了,就算他能活到最后,离开这颗星球,他可能也无法再融入到人类社会中去。

    当人类退化成为完全的野兽,将会比野兽还要可怕。

    日子以可以预见的趋势变得越来越好。有了更多的炊具,陶喜甚至可以像模像样地做出炒出一盘野菜出来。

    他甚至收集了一些蔬菜的种子,在狼穴旁边的空地上种了一些。也不知道在这一年内能否长成。但是至少有别的事情做,劳动使人聪明。

    陶空是改善生活的大功臣。周一那晚杀人劫衣后,陶空总算不再光着膀子晃悠了。陶喜整天发痒的咸猪手也消停了下来。

    只是那套衣服给陶空穿果然小了点,以至于陶空的胸肌仿佛要爆衣而出,视觉上更加让人没眼看。

    不管如何,陶喜对目前稳定安全的生活,很满意。

    他打开笔记本,第一页便是周一那天,巡逻飞船的播报:

    “荒野9号第五周,周一。设定季节,春,4月。

    存活人数:895人。

    剩余实验天数:337天。”

    来到实验星球,21天的时间,减少了103人。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以怎样的方式惨死。

    陶喜甩甩头,不敢想象。

    第二页,画了两张脸,陶喜的自画像,以及陶空五官模糊的脸。

    陶喜爱看漫画,平时也总是涂涂画画,用笔简易画些人物是信手拈来的事情。他画的人物,不是写实风格,略夸张,是他最爱的漫画的画风,但是人物特征明显,能分别得出谁是谁。

    陶空凑到他身边,挨着他脑袋指着第二页上左侧的那张漫画脸,鼻尖上的小黑痣说道:“阿喜。”

    “嗯,是我。”陶喜指着自己旁边那张眼睛漂亮但是皮肤坑坑洼洼,布满水泡的脸说道,“阿空。”

    陶空一听,咧嘴笑了,他又指着第三页上画着的六匹漫画小狼,说道,“大灰!”

    陶喜拉着他的手挪到第一只个头最大,立耳毛蓬松的荒原狼说道:“这是大灰。唉,只有黑色笔,都画不出它们的颜色、区别。”

    带着陶空一一认识上面的狼,陶喜翻到了下一页。

    陶空歪了歪脑袋,疑惑地手指第四页上的几张脸问:“谁?”

    他指着的人,有一张憨厚老实的方脸,板寸头,画上温和的笑着,耷拉眼显得温柔又没底气。但是陶空看着,却有些湿了双眸。

    “他是我父亲,叫陶建国。”

    “父亲?”陶空眼里带着不解。

    “嗯,就是把我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陶喜指着他身边的另一个温柔纤弱的人说道,“这是我爸爸。他们俩一起将我带到这个世界上。”

    陶空眨了眨眼睛,对父亲和爸爸的概念懵懵懂懂,但是半晌,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他咧嘴,重重点头:“也是我的父亲,爸爸!”

    “不不不……你有你自己的父母。”陶空揉了揉太阳穴,急忙否定,随即又觉得自己可笑,“算了,你也不知道这什么概念。是你的就是你的吧……”

    陶空一知半解地点头,然后指着下面的三个人,其中最年轻的一张刚毅英俊的脸问:“这个,谁?”

    陶喜看着北堂的漫画脸,嘴角一抽,移开了视线。

    “朋友。”

    兼未婚夫。

    陶空皱眉,虽然仍旧是个傻子,但是他直觉却很敏锐地察觉出了陶喜隐瞒了什么。

    “还有呢?”陶空问。

    陶喜一愣,抬眼看他:“什么还有呢?朋友就是朋友啊。”

    “不是朋友。”陶空难得说了句全乎的话,但是语气不好,甚至有些闹脾气,“阿喜撒谎。”

    陶喜怔住了。他没有撒谎,不,或者说,他只说了位列第二的关系,他和北堂是正儿八经的未婚夫夫。只是他隐瞒了这点。陶空居然看出来了。

    陶空似乎对别人说的是否是实话,有没有撒谎特别敏锐,一眼就能看出。

    真是个敏锐的傻子。

    陶喜不耐地摆摆手:“不关你的事情啊。”

    陶空不高兴地瘪了嘴,瞪着笔记本上的北堂,面露不满。

    这张脸带着一个得意的微笑,剑眉星目,虽然是漫画脸,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比自己现在长得好看很多。当然,阿喜是最好看的。

    这个人真碍眼。

    陶空下意识就对北堂抱有敌意。

    陶喜偶尔用笔和笔记本记笔记,画漫画来打发无聊的时光。陶空则总是到处乱跑,小三虽然怕陶空,但是意外地喜欢跟在他后面玩。因此一人一狼总是跑得没影,一身脏兮兮地跑回来后,手里总带着点莫名其妙的怪玩意儿。

    有时候是一堆五彩斑斓的小石头,有时候又是一些五彩斑斓的毒蘑菇。

    陶空似乎对五颜六色的东西有偏好。

    一种带熊孩子的无力感涌上心头,陶喜无奈地叹气。

    狼群觅食完毕,在午后的阳光里,在洞穴口,横七竖八地趴着休息。

    陶喜抬眼看了看灿烂的阳光,感受到那刺眼的光照和微辣的辐射,往洞口里挪了挪,抬笔在纸上描绘眼前这五只狼各有千秋的睡姿。

    大灰喜欢趴着睡,点点喜欢侧躺着睡。小一小二睡着睡着就会仰着,小二还会做梦蹬脚。小四虽然看着高冷,但是睡着睡着,身体会扭成s形,毫无形象可言。

    小三跟陶空跑出去玩了,陶喜在纸上描描画画,心里有些担心他们会不会迷路,或者遇到危险。

    五只睡狼活灵活现地出现在纸上,陶喜收好本子,闭上眼睛打算小睡片刻,就听见一侧悉悉索索的声音。

    睁眼去看,小四爬了起来,下犬式伸了懒腰,打了个哈欠,走过来拿嘴碰了碰陶喜的手背。陶喜想伸手去摸它,又被它耳朵一甩,躲开了。

    眼看着小四拐了个弯往石林外走,陶喜喊住它问:“你去哪?”

    小四回头,一金一蓝阴阳眼看了他一眼,随即又扭头离开了。

    明明不会语言交流,只是一个眼神,陶喜却不知为何明白它的意思了,喃喃自语道:“哦……去找妹子啊……”

    粗重的喘息声和脚步声从石林另一侧往自己这边靠近。

    陶喜听着喘息声中还带着喷鼻的声音,就知道那一狼一人熊孩子回来了。

    不敢期待他们会带回什么,陶喜低头继续画画。脚步声在距离陶喜十米的距离戛然而止,随即,悄无声息地靠近他。

    眼前突然出现一束五颜六色的五瓣野山花束,娇嫩欲滴,姹紫嫣红,还带着微弱的花香,让人眼前一亮,心情大好。

    昨日午夜下了场冷雨,高海拔的荒原极少下雨,那可能是第一场雨。这之后,荒原上,蛰伏许久的种子便肆意发芽生长,不日便开了漫山遍野,一片花海,万紫千红。

    陶喜这才真实地感受到了春日。

    侧脸去看蹲在自己身旁,咧着嘴灿烂笑着,看自己的高大alpha,从他溃烂的脸上看不出情绪的细节,但是他的眼神从来不对自己隐瞒。

    喜悦,热情,讨好,喜欢。

    岩浆般浇灌自己的心,炽热滚烫。

    他采了把只在雨后盛开,生命短暂的野山花,来讨好自己。

    陶喜盈盈目光里闪烁感动,接过花束,陶喜笑道:“谢谢你的花。”

    陶空不好意思地挠挠后脑勺已经长出来的短发,咧嘴:“嘻嘻。”

    野花美则美矣,但是一细看,陶喜就看出不对了。这厮摘花也不细心,一把花里夹带了不少野草进来。

    但是无伤大雅,陶喜照样觉得高兴。

    至少,陶空总是想着自己的。

    小三硕大的狼脑袋挤进来,嘴里叼着个花环,抬起下巴,把花环放在陶喜脑袋上。

    陶喜愣愣地抬手一摸,那花环做的很结实,也挺漂亮的。

    陶空鼓掌:“好看!”

    小三兴奋地直喘气。

    “你做的?”陶喜把花环往下摁了摁,让它更牢固地戴在脑袋上。

    “嗯嗯。”陶空猛点头。

    陶喜哭笑不得:“你还有这本领。”

    陶空没回话,直愣愣盯着陶喜看。

    陶喜白皙的脸庞在灿烂盛开,五颜六色的花环映衬下,毫不逊色。他不知道有个词叫“芙蓉面”形容的就是陶喜。

    陶空看陶喜低着脑袋继续画画,突然心里涌上一阵冲动,又怕陶喜说,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阿喜,能让我画画吗?”

    陶喜抬脸疑惑地看他:“你会吗?”

    陶空摇头,显得理直气壮:“不会。”

    “……”陶喜一滞,随即还是把本子和笔递给了他。

    没准陶空失忆前是个大触呢?总得保有那么点希望才对。

    陶空接过来,兴奋地躲在一旁,吭哧吭哧地画好画,跑过来把画递给陶喜献宝:“看,阿喜!”

    陶喜很期待看到陶空的画作,高兴地接过来一看。

    小学生画功都比他好。一个歪七八扭的人形完全看不出脸,脸中央一颗大大的黑豆,眼睛长得比脸还大,睫毛画的长出框,脑袋上一坨看不出什么东西的环状物体。

    “……”陶喜把笔记本合上,面无表情地对期待表扬的陶空建议道:“阿空,好好打猎,比你画画有前途。”

    “嗯?”陶空歪着脑袋,不解。

    虽然画得惨不忍睹,但是陶喜到底还是保留了这张画。

    既然已经画了下来,那就是独一无二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