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野丫头他宠的 > 章节目录 初恋夫妇

章节目录 初恋夫妇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半个小时后,蓝嫣醒来。她揉揉眼睛,撑了一个懒腰,垂眼眸的时候,发现助理小雪一直盯着她看。

    蓝嫣睡觉的时候,小雪上下瞅了蓝嫣身上的格子衬衫好几遍。平时蓝嫣的化妆和穿衣打扮,全部都是小雪在打理,所以蓝嫣有什么衣服,她一清二楚。

    这会儿一见蓝嫣醒来,她立即扯起蓝嫣衣服的一角,说:“蓝嫣姐,你身上的格子衬衣好像不是你的。”

    蓝嫣瞅着坐她旁边位置的小雪,她手指抬起,勾起小雪的下巴,“小丫头~你观察得还挺仔细。”

    小雪嘴嘟着一歪。

    蓝嫣没再说话,身子重新躺回靠座上,白皙的手指卷着衣袖,忽而眉眼一笑。

    她想起了她离开时奚宸泽对她恋恋不舍的样子。

    --

    “奚宸泽,再过半个小时,我就该走了。”蓝嫣挑起一块蛋糕放入嘴里,语音朦胧。

    “不能留下来吗?”奚宸泽切蛋糕的手停下。

    蓝嫣手指勾起一小块奶油,抹在奚宸泽的嘴角,“嗯~我要去工作,我要挣钱养你啊。”她说话的语气像是在安慰小朋友。

    奚宸泽平时不喜欢吃甜食,蓝嫣吃蛋糕的时候,他也只是安静地坐在她旁边,帮她把生日蛋糕划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然后看着蓝嫣吃。

    但是,这次蓝嫣亲自送上来的奶油,他怎么舍得抹掉。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甚至还伸出手指刮了一下唇角,最后将手指上的一丁点奶油也舔了干净,深怕浪费半点。

    奶油的味道在嘴里化开,嘴角还残余着一抹甜,他眉头扬起回蓝嫣刚才的话,“我需要你养我?我养你还差不多。”

    男人说出养女人的话,总是让女人莫名的心安和感动,蓝嫣听了奚宸泽的话,将手里的一小块蛋糕放入嘴中,嘴角啜着笑。

    磨磨蹭蹭半个小时过去了,蓝嫣该走了。

    她从凳子上站起身来,“奚宸泽,我现在真的该走了。”

    “……”奚宸泽手支在桌子上,头靠在手上,斜着脸看蓝嫣,眼里满是不舍,“今天你生日都不能放一天假吗?”

    “其实我户口簿上的生日和真实的生日有差错。按照户口上的日期,我还有好几个月才生日呢。”

    “呼~”连唯一一个挽留的借口都没有了,奚宸泽沮丧地叹气,

    蓝嫣憋着笑,“好啦,我以后犒劳你,可以吗?”

    “犒劳?”奚宸泽一听,手指刮过他的眉毛,眉梢继而扬起,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

    “嚯嚯~”蓝嫣逮住了他的小表情,人躲到离奚宸泽两米远的地方,手指着他逼问,“你在期待什么?”

    奚宸泽耸肩,嘴一撇否认被蓝嫣拆穿的小心思,“没什么。”

    “哼~”蓝嫣斜眼,哼笑。

    奚宸泽笑着不说话。

    “叮咚~”手机短信来了,蓝嫣一看,是李夏发来的: 【我们已经到西城大道了,你快点出来。】

    早前,蓝嫣给李夏发去了地址,让李夏来接她,这会儿李夏他们到了,蓝嫣真的该离开了。

    “他们到了,我要走了。”蓝嫣说着,着急地跑到沙发面前,去找自己的吊链小包。

    奚宸泽跟着走过去,蓝嫣弯腰去拉包时,短裙下的一双腿,又长又娇,他看着眉头一紧,立即扯住蓝嫣,“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会儿。”

    “干嘛?”蓝嫣将吊链小包往肩头一挂,疑惑地问他。

    “在这里等着就是了。”奚宸泽丢下一句话,人朝着二楼疾步跑去,余下蓝嫣蒙头蒙脑。

    半会儿,奚宸泽都没下来,蓝嫣人走到公寓玄关处。玄关处有一面不大不小的圆镜,挂在鞋柜上方。

    蓝嫣拎起锁骨正中央的项链吊坠,镜子里,吊坠设计很简单,仅仅是一个很简单的爱心形状,但是爱心里面镶嵌着一颗很小的钻石。

    她仔细看着镜子中的项链,脸上洋溢着笑。最后,她轻轻吻了一下手中的项链吊坠。

    “呵~知道吻项链,就不知道吻我一下。”奚宸泽酸溜溜的声音传来,还带着半点假装的怒气。

    蓝嫣闻声侧头,看着奚宸泽走来,脸臭都要命,觉得好笑,“项链的醋,你都吃?”

    奚宸泽走到蓝嫣面前,嘴角一撇,不回话。转而又把手中的衬衣披到蓝嫣肩上,命令道:“穿上,不然晚上会冷。”

    冷?这大夏天的,冷就有鬼了?

    蓝嫣扯着笑,斜着眼看奚宸泽。

    奚宸泽心里哪点小九九,她早就看透了,他以前不喜欢她穿着小短裙在他面前晃,现在他已经升级到不喜欢她穿着短裙在别人面前晃了。

    不过,蓝嫣喜欢这样的他,至少说明这个男人是真的爱她。

    蓝嫣乖乖地套上衬衣,衬衣很宽很大。她瞅着镜子中的自己,衬衫遮住了她一半的大腿,但是衬衫是深蓝色格子的,上身还是挺好看的。

    她对着镜子转了一个圈,称赞道,“恩~还行。”

    蓝嫣一称赞,奚宸泽就喜了,唇角微提。

    蓝嫣拉门走的时候,奚宸泽拉住了蓝嫣的手,蓝嫣回头,嘲笑他,“该不会真的要想像小朋友一样索吻吧?”

    奚宸泽抬手,将蓝嫣没翻好的衬衣领子整理好,嘴里不轻不淡地说:“记得我的犒劳。”

    “……”

    恋人之间的犒劳是什么?蓝嫣不是傻子。她有些羞也有些无语。

    最后,“吧唧”的一个巴掌打在奚宸泽脸上,装着凶巴巴的样子说,“臭流氓,走了,不回来了。”

    “哐当~”一声,是蓝嫣关门的声音。

    奚宸泽站在原地,蓝嫣的巴掌不重,像是羽毛一样划过他的脸畔。

    他摸着自己的脸,似乎还有蓝嫣小手的温度,他低笑。

    --

    蓝嫣还沉浸在与奚宸泽的甜蜜回忆中。结果,李夏一把掀起蓝嫣头上的棒球帽,问:“你在笑什么?”

    帽子被掀起,头发也乱了。蓝嫣抓了两下头发,瞪李夏,“掀我帽子,没礼貌。”

    “说,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李夏不死心地又揪出那个问题。

    蓝嫣烦躁地从李夏手中抢过自己的帽子,重新戴上,“都说了是影帝奚宸泽。”

    “呵~你觉得我信吗?不是我贬低你,人奚宸泽能看上你?”李夏伸手戳蓝嫣的肩膀。接着转头问小雪,“小雪,你相信你蓝嫣姐的鬼话吗?”

    小雪眼睛瞟蓝嫣,蓝嫣环住手,视线逼着小雪。小雪点点头又摇摇头,又点点头,“我相信。”

    蓝嫣无语,把帽子再一次盖下来。

    得了,你们爱信不信。

    最后为了不再被李夏烦,蓝嫣干脆甩嘴说,“那男人是我弟行了吧。这项链是我自己买的,这衣服是我弟的。”

    李夏听了,这下点点头,眉梢上挑,眼里好像在说“我就知道是这样。”

    呵~说真话,你们不信,随便扯个谎话,你们倒是信了。

    蓝嫣看着觉得好笑,扯嘴角笑了。

    --

    车子停下,“景瑞大酒店”五个大字醒目地出现。

    小雪帮蓝嫣开了门,蓝嫣下了车。

    “蓝嫣姐,你确定要披着格子衬衣吗?我觉得没有会比较好看。”

    蓝嫣眼睑下垂,手扯着身上的格子衬衣衣角,回答:“可是我觉得挺好看的。”

    小雪嘟嘴不再答话。

    “我也觉得你只穿里面的那条短裙比较好看。这次是导演,制片方还有主演一起吃饭,你好歹穿得正式一点吧。”李夏凑过来接话。

    蓝嫣不爽地掀眼皮儿,“我就去参加一个饭局,又不是去走红地毯,那来这么多讲究。而且,‘我弟’要是知道我把他衣服脱了,他会生气的。”

    李夏呵笑,“哟哟~你弟管得可真多,跟你男朋友似的。”

    蓝嫣一听,手卷着耳旁的头发丝,憋笑,“那可不嘛,简直就是我男朋友啊。”瞥了两眼李夏,最后她还装着不耐烦的样子说,“我那男朋友啊~不许我穿暴露的短裙,都快烦死人了。”

    蓝嫣脸上的不耐烦是假的,可话里的炫耀是真的。

    “啧啧~假的男朋友说得跟真的一样。”李夏啧叹道,说话时从车里把蓝嫣的包递了出来。

    蓝嫣嘴角一撇,心里:我经纪人是个傻子。

    她接过包,甩了甩包的吊链,然后冲着李夏和小雪摆摆手,“走了,等我凯旋而归。”

    “等等~等一下,你跑这么快干嘛?”李夏追了上来,扯住蓝嫣的包。

    跑什么跑,不跑留下来听你烦人的唠叨?

    蓝嫣腹诽,脸上却带着笑,“6点的饭局,现在已经5点半了,我作为演员,这不是应该早点到去迎接那些大人物们嘛?”

    “迎接?你可得了吧。”李夏哼笑,“我正好要和你说这个问题。以着你的脾气,我也不奢望你陪制片人乐呵地喝酒。但是你总得在导演和制片人面前,说点好听话吧?”

    每次听到这些话,蓝嫣都烦躁得厉害,她挠挠耳蜗,一脸不耐烦。

    李夏也不烦躁,蓝嫣真的是她带过的最难带的艺人。可是,作为经纪人,她还是得耐着性子教她,“你就大致夸夸导演以前拍的片子很好看,然后说制片人很有眼光,参与制作了很多口碑好又大热的电视剧和电影。就这些,你总会说点吧?”

    “会会会~”蓝嫣不想听李夏唠叨了,她赶紧应和她的话想赶快离开。她接着又转身对着天发誓,“我保证,这次我绝对把导演吹上天去。”

    就这说话的调调,李夏知道蓝嫣又在忽悠她,她一手扶着额头叹气,另一只手无望地摆着,“你走,你快点走。”

    蓝嫣嘿笑,走之前冲小助理挑了一下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