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上天入地缠定你 >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打不到一个小时,俩人便没力气再打下去,收拾了球包,先去淋浴,随后跑去看那俩男人。

    贺正轩跟顾言孜估计很久没在一块打球,俩人打的兴头很浓。

    靠在墙角看打球的俩女的也很满足,各看自己心仪的人,眼里满是享受。

    俩个大帅哥挥汗如雨,那画面自然是异常养眼,动感十足。

    足足打了两个多小时,俩人才停了下来。

    他们去淋浴时,纪彤跟着顾年,背着包先去大门口等他们。站着闲等,纪彤就趁机跟顾年打探顾言孜的喜好。

    俩人正聊的欢畅,突见贺正轩头发也没擦干拎着包往这边冲过来,喊道:“小彤我临时有任务,一会你自己回去。”音落,人已从她们身边越过,快的像一阵风。

    “哦,那你注意安全。”纪彤朝他背影喊道。

    望着贺正轩远去的身影,顾年眼底划过一丝落寞之色。

    “唉,他总是这样,你说他怎么可能找的到女朋友。”话落,纪彤看了一眼顾年,见她面色有几分黯然,忙说道:“我觉的他心里可能还有你,所以才会这么多年不交女朋友。”

    “他这么多年一个女朋友也没有吗?”

    “是呀,我姥姥、姥爷,还有我妈不知道给他介绍了多少人,他连去看一眼都不愿意,可把他们气坏了,现在也不管他了。”

    “可他现在也很厌恶我。”顾年苦笑。

    纪彤砸了砸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舅舅对她的态度确实是有点不好。

    顾言孜从淋浴室出来,见她们俩站在大门口跟两个门神似的,轻咳了一声。

    顾年转头看了他一眼,又回头看了一眼纪彤,笑道:“那个……我晚上约了人,你负责送小彤回去。”话落,她轻轻拍了一下纪彤的肩,便往外走。

    “不是……顾年姐。”纪彤一时有点无措,怎么就突然让他们俩相处了呢,她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

    顾年头也没回,抬手摆了摆。

    纪彤皱着小眉头,回头看着顾言孜,眨了眨大眼睛,扬起一个微笑,“要不……我请你吃饭。”

    顾言孜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有名目吗?”

    “请你吃饭还要名目?”纪彤声音不由的拔高起来。

    顾言孜浓眉轻挑,一本正经的回道:“嗯,我可不随便吃别人请的客。”

    “上次你送我去医院又给我送饭的,我请您吃一顿饭不是很应该吗。”找借口还不简单。

    顾言孜直盯着她,“上次那车也是你刮的吧。”

    纪彤没想到他会突然问这事,愣愣的点了点头,“顾年姐,前两天刚给我打了电话,我才知道我刮的是她的车。”

    “那你还有钱请我吃饭?”顾言孜讥嘲的笑了一下。

    纪彤望着那张颇为清隽的脸,被噎的语结。

    顾言孜见她一副穷词的样子,嘴角微勾,转身朝电梯口走去。

    纪彤深吸了口气,跟了上去,“那你能帮我送到地铁口吗?”不等顾言孜回答,她便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下行线,就他们俩人。

    纪彤站在他身边,望着铁皮反射出的两道人影,心不由的荡漾起来,这是她第一次跟他在这么封闭狭窄的空间里独处。这种感觉很奇妙,有点紧张又有点奋兴,恨不能这电梯一直往下沉,永远别停下来。

    可惜b2层很快就到了。

    从电梯出来,顾言孜一句话也不说,从包里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便往前走。

    纪彤跟个小可怜似的跟在他身后,低着头嘴里嘀嘀咕咕的,根本没注意走在她前面的人已停下脚步,而她就那样撞了上去。

    “呃,”她低咒了一句,捂着鼻子抬头看了眼人肉墙,咬牙问道:“你怎么突然停下来了?”

    “你走路总是这么冒失吗?”顾言孜转头斜睨了她一眼,淡漠清冷。

    某女一脸无辜,“我平时走路挺好的。”

    顾言孜不跟她多磨嘴皮子,掏出车钥匙,按了解锁键,便往车子后备箱走去。

    纪彤咧了咧嘴跟了过去,“我的球包也放后面吗?”

    顾言孜连话都懒的回她,直接拿过她的球包扔进后备箱,命令道:“上车。”

    两个无比清冷的字眼,听在纪彤耳里却很美妙,她抿着嘴,走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上了车。

    车子从地库出来,她寻思着说点什么,顾言孜突然很直接的问道:“你喜欢我什么?”

    呃!

    这话让她一下紧张了起来。

    哪有人这么直接问的。

    纪彤只觉脸烫的跟火烤似的,但她并不羞涩,很大方的回道:“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

    “上次我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他望着前方,眉头微蹙。

    纪彤斜睨了他一眼,“上次我也说了,我追你追定了。”

    “呵,”顾言孜被这话气的笑出声,侧头看了她一眼,“我跟你真的不适合,我看那天跟你一块吃饭的那位男生不错,跟你也很适合。”

    “顾言孜,”纪彤几乎是冲口而出,好像这个名字她叫了千百遍了,她颇有气势的说道:“你可以不喜欢我,但请你别乱给我点鸳鸯谱,好吗。”

    顾言孜突然被她直呼名字,不由侧头看了她一眼,见她小脸涨的通红,像是小老虎被人摸了屁股一样恼怒。

    “还有,我今年已硕士毕业不是小学毕业。”她面对着他,语气严然,“能不能别老拿我当小丫头看,不就是比我大七八岁吗,又不是差好几轮。”

    “还有,喜欢你那是我的权力,你可以拒绝,但你无权干涉。”

    顾言孜侧目又瞥了她一眼,见她一脸执拗,竟让他有点无从辩驳。

    这小丫头还真是让人头疼。

    车内一时安静的让人压抑。

    纪彤抿着双唇,转头望向窗外,心里那股委屈直翻涌。

    不管怎么说,她是女孩子,即便她内心很爷们,可被一个男的这样一而再在而三的拒绝,也难以消受。

    她望着车窗外,眼里起了一层雾气。

    车子开了有十几分钟,在一家川菜馆门前停下。

    她有点诧异,转头,大眼睛无声的望着顾言孜。

    顾言孜面色淡淡的,惜字如金的说了两个字,“吃饭。”

    呃!

    纪彤不由眨了眨眼,这男人可真会给一巴掌再来一个甜枣。刚才对她那么凶,现在又跟她一块吃饭?

    “你请客。”她直盯着他问。

    顾言孜眼眸微眯,“刚才不是你说要请我吗?”

    纪彤又被噎着了。

    她转头看了眼店面,不大,她应该能请的起。

    俩人下了车进餐馆,正是饭点,只剩角落里两张空桌。

    落座后,她把菜单往顾言孜面前放,“你点吧。”

    顾言孜倒也不跟她客气,拿起菜单便翻看起来,随后问道:“你们学主播专业的能吃辣吗?”

    “我都没问题。”她把手指一把捅消毒餐具的膜,发出一声‘嘭’跟着又说道:“无辣不欢。”

    顾言孜乜了她一眼,抬手招来服务员,点了一道水煮鱼、一道辣子鸡、一道清菜、一道菌荡。

    纪彤听着他报的菜单,心想怎么都是我爱吃的呢。难到他的口味跟自己一样?

    “顾老师,你也爱吃辣?”顾年明明说他不怎么爱吃辣。

    “还好。”顾言孜淡淡的回了一句,便拿出手机,低头看信息。

    纪彤见他还是那副淡漠的样子,也不想主动再找他说话了,拿出手机刷微博。

    不一会,菜就上来。

    顾言孜先收了手机,抬眼看了对面一眼,见她微低着头,不知道看到什么有趣的,嘴角噙着笑,长长的睫毛跟两把刷子似的投下一片阴影,覆盖住她的眼睑,在温和的灯光下,那张脸生动而明媚。

    这丫头心态倒是好,刚才在车上还恼羞的快要哭出来,这么一会的功夫,她就跟没事的人一样,笑的没心没肺。

    “先吃吧。”他把餐具拆开,拿起一旁的水壶,逐一把餐具烫了一遍,烫完自己的连带她的也一块给烫了。

    纪彤收起手机,一抬眸就见顾言孜在给她烫餐具,心头某处不由往下塌陷。

    望着他细腻的烫着碗筷勺,刚才对他的那一股怨气,瞬间就消散的无影踪。

    用餐时,他不多言,吃相优雅慢条斯理,喝汤的时候,还很自然的会给她也添一碗。

    纪彤觉的他会给她盛汤,那纯粹是因为他的绅士,不带任何感情。

    怕他被辣到,她总是偷偷看他,因为顾年说过他不怎么能吃辣,可最终人家一点事也没有,她却因频繁的偷窥而不小心被鱼刺卡住。跑去洗手间弄了半天,才把那根鱼刺给弄出来。

    等她从洗手间出来,顾言孜已把账给结了。

    “喂,不是说好的我请吗?”从餐馆一出来,她就嚷嚷道。

    顾言孜走在前面,头没回,悠悠的说道:“刚才我以为你潜逃了,所以我就结了。”

    “我有那么怂吗,一顿饭我还潜逃。”她把白眼翻上天,亏他想的出来。

    顾言孜走在前头,嘴角不自觉的勾了勾,“这事,听你小舅说你可没少干。”

    呃!

    为什么拆台的永远是自己人。

    小舅舅到底都跟他说了什么?

    不就是骗了他两顿饭吗,有必要到处说吗?

    之前她用请客的借口,拉贺正轩出去吃饭,然后吃完饭她就先溜了,留下了黑历史。

    上了车,纪彤有点蔫,想着她的老底估计都被小舅舅说穿,她有点生无可恋。

    顾言孜见她突然变的安静,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耷拉着脑袋,不由想笑。

    “那个……你回那边?”他问道。

    “把我送到铁地口就行,我自己坐地铁回去。”此时她觉的自己跟被人扒光了似,很不想跟他呆在一起。

    “这个时间地铁人多,你是回学校那边吗?”

    纪彤斜了他一眼,“你不是挺讨厌我的吗,干吗非要送我回去。”

    顾言孜发动车,从停车位里倒出车,再调头,这才回道:“我对你呢谈不上讨厌,送你回去呢,那是因为你现在跟我在一起,我就得对你的安全负责。”

    话说的很官方。

    切!

    她不由在心里嘀咕了一声。

    车子上了环路,纪彤突然心情又变好了,想着要不要告诉他自己下周去他公司上班的事?

    思量了一下,觉的还是先不说好,到时直接过去,让他想拒绝都来不及。

    一路上,两人无语。

    不到二十分钟,子车就在纪彤住的公寓楼前停下。

    她没有立马下车,而是侧身很郑重的对顾言孜说道:“谢谢你送我回来,下次我请你吃大餐。”

    顾言孜被她认真的态度逗笑了,但他的笑容向来也就是勾勾嘴角,牙齿都不会露出来。

    “我等着。”他声音含着浅浅的笑意,低低的磁性又温润。

    纪彤在那一刹,只觉自己心跳飞快,她以为他会推拒,没想到他会说这三个字。

    “我不会让你等太久的。”她迎着他的视线,嫣然一笑。

    望着那张如幽兰一般的笑颜,顾言孜感觉自己心口像似被什么东西轻轻的挠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