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穿越小说 > 长夜映月明 > 章节目录 荒漠之中

章节目录 荒漠之中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订机票的事由汤胤单位负责办理,臻霓便没过问。可这一天出发去机场的时候,她彻底傻眼了。

    他们去的是军用机场。

    从安检到登机,特别严格,特别高大上。大概是她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出卖了她,一行人员众多,地勤偏偏着重提醒她,严禁拍照。

    进入机舱,小市民纪臻霓紧挨在汤胤身边,听他给她讲解停机坪上各式各样的军机时目瞪口呆,不停地“哦,哇,哇……”,只觉得,酷炫到飞出天际。

    汤博士真不简单。

    下午抵达之后,有专车来接送至卫星发射中心。

    一路戈壁无垠,高空湛蓝,与灰色的省道以平行线相隔成分明三色,视野之中,线条极简洁纯粹。要不怎么说,大自然才是最好的美学设计师。

    来接汤胤的人有两个,见到汤胤时毕恭毕敬,直称他:“汤总。”

    路上他们同事聊天,臻霓不便打扰,自顾塞上耳机,捧着速写本画画。司机从后视镜里觑到臻霓塞住了耳朵,便问汤胤一句:“女朋友啊?”

    他寥寥一笑,没作答。

    抵达目的地是傍晚时分。

    航天城臻霓是来过的,现在也正值旺季,一路行进却没碰到任何驾车的游客,整座镇子显得冷清了许多。再开了一段,眼前出现一处岗哨,就此隔绝了游客允许参观的区域。

    车子开到栏杆前,有士兵拦停检查,司机下了窗,通行证都不用递,一个眼神就过了关。

    车子最终开到一幢办公楼模样的地方,两个同事都下了车,汤胤告诉臻霓不用跟下来后,也下了车。三个人不知道在外面说什么,汤胤很快便回来了。

    引擎启动后,臻霓问他:“去哪里?”

    汤胤:“酒店。”

    车子开过弱水河,很快见到一片外墙覆着玻璃的建筑,汤胤停好车,帮臻霓拎行李进门。

    在前台办理时,臻霓很快察觉出不对,“……你,不住这里?”

    汤胤答:“我们安排了招待所,在办公区里面,你就住在这里,周围有胡杨林公园。”

    臻霓不说话,汤胤知道她不高兴,却也没有多说,“宿舍区不让外人住的,这里离得很近,有事你找我。”不让外人进去,里面的人却能出来住。汤胤不打算告诉她。

    她低着头说:“没事不能找吗?”

    汤胤往四下扫了眼,“过两天有一颗卫星要发射,这段时间航天城不允许游客参观,你看酒店里是不是人很少?”

    怪不得,一路上一个游客都没见到。这么说,她现在能站在这,全是仰仗他了。

    他继续说:“我这几天会很忙,工作时间手机没收,晚上也不知道会忙到几点。”这倒是实话,航天器发射前的准备工作至关重要,研究人员时常通宵达旦。

    看在国家的面子上,臻霓劝自己不计较。

    她只好点了点头。汤胤又说:“放好行李,一起吃饭吧。”

    ……

    人多的时候两人说话如常,独处时反而不自在了。

    还是臻霓主动开的口:“他们怎么叫你汤总?”

    汤胤:“院里大家互相这么叫,闹着玩的。”

    “哦。”

    他抬起头来看她,“这段时间出入检查严格,酒店里也会入住一些有关人员,你没事不要乱跑。”

    她乖乖点头,“哦。”

    吃完饭汤胤就离开了,之后翌日一整天他都没有找臻霓,她也不敢贸然打扰。

    又过了一天,还是如此。

    臻霓白天一个人到镇子上转转,到胡杨林里转转,或者窝在酒店画画,到了晚上,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睡觉。

    自找就自找吧,这是你自己选的。她咬着牙忍住不哭的时候,这么对自己说。

    终于在夕阳西下时,汤胤打来了电话。他说他今天有空,过来跟她吃饭。

    两个人在餐厅相对而坐,臻霓顾自吃饭,也不问他这两天忙什么。无关他的工作性质,她只是单纯地不想问。

    “吃完饭出去走走?”

    臻霓瞿然抬眼看他,好一会儿才应了个,“噢。”

    西北日落得晚,八点已过,天边才透出淡淡一抹橘。

    两人沿着弱水河畔走,此时盛夏,胡杨林着色青葱,或佝偻或伸展,殊形诡状。

    臻霓:“听说胡杨林是古时战死的士兵的灵魂化成的,树干上还挂着眼泪。”

    汤胤想都不想就说:“那是树的体内积累盐分过多,从缝口排泄出去的块状结晶,主要成分是小苏打,可以食用的。”

    “……”工科男真的不懂浪漫。

    汤胤:“卫星明天发射,明天你就不要出门了,我一整天也都会很忙。”

    她不多说:“嗯。”

    天色由浅蓝至靛蓝,混着橘红色,凝霞散景。

    他们继续走向旷野深处。

    汤胤突然说:“你就没有想问我的?”

    臻霓说:“想,但更想等你说。”

    “如果我没有打算要说呢?”

    “你不会的,”臻霓毫不犹豫,“因为你不会什么都不说就跟我在一起,但是你也不能不跟我在一起。”

    “汤胤,你可以一开始就不喜欢我,但你不能因为我是谁而不喜欢我。”

    她的理直气壮几乎逗笑了他。汤胤双手插着口袋往前走,没有看臻霓,“你不用这样,我没有那么好。”

    “好不好我说了算,”臻霓小声嘀咕,汤胤刚想说什么,她很快接上,“你就当我固执了,谁让我是天蝎座呢。”

    是了,她是固执,固执地恨一个摧毁自己的人,即便对方死去也不肯原谅;固执地熬过常人难以坚持的瘦身过程,变得如今这么美丽动人;固执地选择一个明知利益不高却非常喜欢的工作,哪怕生活得不尽如人意。

    但这和天蝎座无关啊。

    汤胤打消了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星座乃无稽之谈的想法,转而说:“想不想看看天蝎座?”

    “什么?”

    “夏天正是好时候。”

    汤胤抬手指向夜幕上的星空,“看见那颗最亮的星星了吗?你看,它的左右各有一颗星星,往这边看,那三颗比较亮的星星,组合起来是不是像一个扇形?这个就是天蝎座。”

    臻霓顿时语塞,“哇……”

    “我们现在在北纬40度左右,看到的天蝎座是完整的,不过要是在长江沿岸的一些南方城市,会更清楚一些。”

    臻霓仰着头笑,“那中间那一片亮的地方是什么?”

    “是天蝎座里面的一些天体,科学家把一些最容易观测到的天体称为梅西耶天体,比如天蝎座里的m6,长得有点像蝴蝶,主要是由一群蓝色恒星组成,但最亮的一颗是橘红色的,很漂亮。我今天没带望远镜,你要是想看,我明天晚上带过来。”

    臻霓收回视线,笑容微敛,“不用了。”

    汤胤回头看她。

    她说:“明天我就走了。”

    汤胤顿了顿,才问:“往哪走?”

    “嗯……先到肃州,跟领队商量一下,是往西到罗布泊,或者从金塔下乡镇,绕开312国道,听说那条是真正的古丝绸之路。”

    他犹豫了一下,问:“去多久?”

    “还不知道,看心情吧,”她也犹豫了一下,“你呢?待多久?”

    “看工作安排。”

    臻霓说:“如果我回来的时候你还没走,我就来这里等你。”

    夜更深了,穹顶之上,繁星漫天;荒漠之中,剪影交叠。

    汤胤抿住唇。沉默蔓延了许久。他最终开口:“我们做朋友吧。”

    臻霓鼻尖顷刻泛酸,当即说:“我不缺朋友。”

    “臻霓……”

    “回去吧,我累了。”她说完,率先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

    ……

    到肃州的班车是一大早,就站在国道边上等。

    汤胤挤出时间,一大早便出来送行,今天是关键日子,单位的车都不外借,他步行出来的,帮臻霓拎着行李,往国道走。

    一路上两人没什么话,汤胤客套地交代她注意安全,她也不搭。走了许久,臻霓渐渐停下脚步,说:“大概就是这里了。”

    两人站在路边,风从浩瀚的戈壁上呼啸而来,吹得臻霓头发凌乱,她也没化妆,便没理会。

    有路过的私家车司机打响喇叭,汤胤率先摆手示意不用。看到一男一女还打喇叭,是真心要载一程了,可她独自出门,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放心的。

    终于,远远地,出现了大巴车渐近的影子。

    “昨晚你说的话,是认真的吗?”

    汤胤突然听到臻霓开口。他微侧脸看了她一眼,她没动。他说:“……嗯。”

    臻霓深吸了口气,“那我走了,我现在走了,就再也不会回头了。”

    汤胤抬头眺向戈壁尽处,没做声。

    班车终于开到了面前。汤胤帮她把行李搬上车,她没说谢谢,也没再回头看他一眼。

    车门关上,缓缓启动,沿着笔直的公路行进,渐行渐远,变成无垠旷野中微乎其微的一点。

    汤胤还站在原地。

    良久,他从口袋里取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喂,你好。”

    “她已经出发了,交代你的事,就从今天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