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不服别养我! > 章节目录 养娃费心费力

章节目录 养娃费心费力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陶桃吸着鼻子,不敢置信地看向易君衍。眼泪还是不住地往下淌,她匆忙忙地抹了一把。

    天尊见她不接,但还是哭,递剑的手又往前几寸,“送你。”

    这声音严肃得近乎命令。衬着易君衍那正直无双的冷漠脸庞,不说是陶桃,在场的所有人的愣住了。

    就连想要往前阻止的祁明御也钉在原地,喉头颤抖,只得收回了手。

    天尊是认真的,不容任何人拒绝置喙。

    “你真的送我噢?不许……不许糊弄人……”陶桃咽下自己的眼泪,到底不是一个只会闹脾气的小孩子,她伸手握住细剑说:“骗人是不对的。”

    “吾从不骗人。”

    天尊神情微动,似是不满,但终究是伸手抓起了陶桃的手。指尖擦过剑锋,很疼,但很快就被他的灵气治愈了。

    一串远比昨日祁明御教导的心诀更复杂,更古老的字音传入脑中,只听得耳边想起一阵极细极脆的声音。

    似是敲打精铁融入灵气的厚重,又似是霜雪日升的明朗。

    嫣红的血流下剑锋,淌过剑刃,印入剑锋,陶桃已经知道了这柄剑的名字。

    “初晴?”

    “嗯,倒也配你。”易君衍点点头,松开了陶桃的手。他却是轻轻地拍了拍陶桃脑袋,“好了,趁手的武器也有了,修炼。”

    说完易君衍又看向一旁吐血惊骇的简长老,微微低头,像极了托付弟子的模样。

    “好好教导。”

    虽然没有用敬语和请字,却叫简长老的心都提了起来。简长老连忙点头说会的会的,请副教主放心。

    有了合适的剑,加上昨夜的感悟,陶桃的进步可以说是一众弟子中最快的。

    都说苦修无岁月,每日都在道场和竹林还睡觉的房间三点之间绕,待陶桃被祁明御幽怨地说提醒不要太麻烦天尊了,她才如梦初醒,自己每天的饭都是易君衍端到手边的。

    实在是太麻烦别人了。陶桃在竹林中睁开眼,看见易君衍一直站在两丈之外,她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天尊,我自己去膳堂吃饭就是了。您又不用吃饭,不用每次带我那份。”

    “不许浪费。”

    一份丰盛且温热的伙食递到眼前,陶桃小声问:“这里头有肉又有菜,是给您的吧?”

    她已经吃了好久天尊那份了。别的弟子不仅要去割猪草干杂货,吃的也就是些普通的粗粮,这世道灵脉枯竭,五谷也不丰登。能吃口肉都算是好的。

    “吾已辟谷,不需进食。”

    将陶桃刚才说的话又说了一遍,天尊将碗放在陶桃手里,紧盯着她。

    陶桃也就理所当然地接了,而后她想了想祁明御,虽然不比易君衍这副教主的伙食好,但每天肯定也有定量的餐食。他的那份呢,丢掉了?

    “浪费食物?不可能不可能。”

    当夜听见陶桃的随口一问,祁明御连忙摆手,大有一副你可不要瞎说诬陷我的紧张模样。

    “那您是没有要吗?”陶桃竟然莫名地松了口气。

    “我辛辛苦苦给你当师傅,给这日月教当长老培养弟子,总不能打白工吧?”祁明御哼了一声,指了指屋子底下的那只小狼崽,“那么难吃的饭,我全喂狗了。”

    天天吃那么难吃用来喂狗的饭的陶桃:……好生气噢。

    陶桃默默地爬下房顶,却听见祁明御对她多了句嘴,“明天就要去秘境了,你今晚睡不着就别下去了,莫打扰天尊静修。”

    的确,按着这个惨烈黑暗的修炼常识,秘境之中可能会发生各种可怕的事情。

    但害怕有用吗?谁都想去秘境中夺得些宝贝,陶桃当然也想。

    这一个月都在努力修炼,没顾得上别的事。倒是天灵狐很开心,因为它每天能看见心心念念的前主人祁明御,陶桃不烦它正对胃口。

    至于魔狼幼崽,每天都有祁明御给的饭吃,竟然圆滚了一圈儿。也不知道祁明御给他投食的时候说的都是些什么,它见陶桃来看它吃饭,竟是吭哧吭哧地抬起头,露出个大大的笑:“主人你真好!跟着你真的有饭吃!”

    “……”陶桃盯着它那肉乎乎的小身子,估摸着当储备粮应该是够了。

    也不知道吃里扒外的性格被磨好了没有。

    “这次秘境将它带上。”

    房中闭目静修的易君衍忽然站起,走到陶桃身边,俯下身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太弱了,此行凶险。将它带着有备无患。”

    “我一定会保护好主人的!”小狼崽兴奋地吐出一根鸡骨头,凑到陶桃脚边甩尾巴,同时看向天尊说:“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吃一整只鸡吗?”

    “先活下来再说。”如果那时候你还没被我当做储备粮吃掉的话,陶桃忽然觉得这只小狼崽傻乎乎的。

    “魔兽幼崽颇为特殊,还算有用。”

    小狼崽的尾巴又翘起来了。然而陶桃觉着天尊的话分明是,一口肉顶别的动物三口肉。

    “莫要紧张,睡吧。”易君衍指了指床铺让陶桃去睡觉,“行舟赶路,你这身子,也颇为辛苦。”

    ——万一刚到秘境身子骨就垮了,那可真是够丢人的。

    被天尊盯着睡了一夜,陶桃倒也习惯了,睡得颇为安稳。

    第二天晨光微曦,房门便被洛祁风敲得咚咚咚直响。

    “师妹!我们该出发了!”

    “师兄?”陶桃打了个哈欠,揉着惺忪的睡眼问:“你为什么要在身上背那么多行李?”

    此时的洛祁风背上有三个结实的粗布包裹,腰间除了佩剑还有一排布兜,甚至连道服下的裤子都装满了不知名的丹药小瓶。

    “都是一些用得着的。”洛祁风腼腆地笑了笑,“我多带些的话,师妹就能少带一点儿了。”

    “师兄真是有心了。”

    陶桃想接过他身上的一个包裹分担,但易君衍却拿了一个白色绢布的包裹给她,里头都是些干粮。他看了眼洛祁风,又将包裹拎在手里。

    “放到舟上便是。”天尊说完朝陶桃伸手,带着她往外走。

    可恭喜他俩出发的长老都来齐了,也只看见两匹喂饱的骏马,根本没看见飞舟。

    易君衍神色有些难看。

    “此次出行颇为凶险,秘境条件又格外严苛,只许筑基期十八岁以下的修士进入。这也是你俩的机会,务必好好把握。”贺连说着将两道保命的符箓揣进陶桃和洛祁风的衣襟里,拍拍两人的脑袋:“当然啦,还是小命优先,不行就脚底抹油立刻跑,懂了吗?”

    “您放心,我一定会丢日月教的面子。”

    陶桃没有那么高的思想觉悟,但她也不想第一个秘境就临阵脱逃。

    只是这马,她着实不会骑啊。

    而且她还要带一只魔狼幼崽,这怎么可能办得到?

    “师妹,赶紧上马吧,否则要赶不及了。”

    陶桃欲哭无泪,易君衍想说什么,祁明御伸手阻止:“入乡随俗。”

    无奈被天尊抱上了马背,抓住缰绳的样子滑稽极了。陶桃忽然觉得这系统太不靠谱,怎么就不能兑换一些基础的技能!

    “罢了。”

    九岁女童独自在马背上驰骋,别说是跑起来,颠都能将脑袋颠坏。易君衍打开自己的乾坤袋,摸出个枣核大的东西说:“你们都让开。”

    “天……副教主!”

    祁明御瞪大了眼睛,急急忙忙地摇头,拽着他的手低喊:“你这乃是天界飞舟,怎可在凡间使用?莫说折煞了它,这凡间的灵气也不足以支撑飞行啊!”

    “那你说怎办?”这一反问,大有祁明御不给出回答就把他剁碎喂马的架势。

    “您别这么瞪我……”

    “既无主意,为何拦吾?”易君衍冷笑一声,拂袖挥去祁明御的手。

    竟然被天尊嫌弃了!

    祁明御又急又气,眼看易君衍真要祭出法宝飞舟,只得也解开自己的乾坤袋说:“不管如何我才是这娃娃的师傅,这事,还是我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