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玄幻小说 > 上神修炼宝典 > 上卷:陪你成神 夺人气运者

上卷:陪你成神 夺人气运者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长矛破风而来,在离翠微只有一指之距时,突然停在半空。与此同时,翠微和姜瑾两个人凭空消失。

    护卫队长愣住了,几名巡逻队员训练有素地追了上去。

    临天动作十分敏捷,他飞快地设了个隐身结界,又将长矛控制住。在众人的视野中,长矛停在半空后突然掉了个头,长矛裹挟着凌厉的风,似要把人洞穿,它的目标是顾妃灵!

    护卫队长怒极,他不但让对方在他眼皮底下逃走,还让自己的武器被对方控制住,在众目睽睽之下惨遭打脸。护卫队长高喝一声,长矛去势止住,顾妃灵因而捡回了一条小命。

    借着临天的结界,加上有姜瑾气运加持,硬是让翠微他们在二十个炼神期修为的巡逻队员的眼皮底下逃脱。

    护卫队长纵横白岩城多年,首次有参与斗殴的人在他手下逃之夭夭,他满脸晦气的神色,对顾妃灵态度极差。

    顾妃灵吃了疗伤的丹药,身上的伤好得七七八八。她一向依赖金手指,把掠夺别人气运当是家常便饭,未想这次竟然老马失蹄,自己累积多年的气运被人夺走了大半不说,现在还被人当众给了个没脸。

    没了大半气运,也怪不得她会倒霉。

    护卫队长把窝火气撒在顾妃灵身上,他让队员将一众斗殴人员看管起来,冷声道:“内城禁止修士斗殴,违者拘捕两天,罚一千上品灵石。”

    黄重济拱拱手,态度谦和地对护卫队长说:“误会,这实在是误会。我们乃寻道宗虞鹤长老座下弟子,这次是对方先出手袭击,我们只是正当防卫,望诸位明鉴。”他又偷偷地跟顾妃灵说,“放心,随后我们跟小师叔联系,有小师叔出面,他们必不会为难我们。”

    听到“小师叔”这个词,顾妃灵浑身打了个激灵,她态度激烈地说:“不行,不能告诉小师叔!”

    这么丢脸的事,绝对不能让小师叔见到。顾妃灵又想起一件事:唐葭这是要参加三洞湖秘境的历练?

    顾妃灵突然意识到,她并不知道唐葭和冲懿上一世是如何认识、相爱。

    他们寻道宗这次参加三洞湖秘境历练,领队之人本是宗门的一位长老,未料这位长老在出门前发生了些意外,于是领队人换成了冲懿。

    事情竟如此巧合!

    他会遇到唐葭,他和她会像跟上一世一样,相识相爱……

    想到这里,顾妃灵的心就纠成一团,比刚刚失去气运的时候还更难受。

    不,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秘境容易出意外,唐葭若要参加秘境历练,她要让她有进无出!

    黄重济见顾妃灵又是皱眉又是一脸恼恨,一时觉得这样的她很是陌生,他收起心中对她的旖念,劝道:“师妹,出了这样的事,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告知小师叔。”

    顾妃灵回过神来,冷淡地道:“师兄不必忧心,我自有分寸。”

    护卫队长不顾情面,大手一挥,最后把武宛和顾妃灵等人一窝端,全部带走。

    见到温婉的小师妹像变了个人似的,黄重济心中失落,感觉有重要的东西丢了。黄重济担心出事,最终还是没听顾妃灵的话,他偷偷传了讯回去,请师叔冲懿前来相救。

    翠微和姜瑾在隐身结界的帮助下,有惊无险地逃过了护卫队员的追捕。

    从翠微出手攻击顾妃灵到他们几人逃走,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事情发生得太快,直到翠微寻了一间客栈租了一间房间,姜瑾还是有些懵懵的:“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翠微顾不上回答姜瑾,她拿着客栈掌柜给的牌子,开启房间的防御阵法。

    临天忙着安抚漫月,听到姜瑾的问话,他本想开口喷一句,可又想到自己说过以后再不喷他,于是在心中默默地道:“傻货。”

    翠微布置好了防御阵法,才转了个身,漫月就扑到她的怀里,小身子轻轻地颤抖着。翠微的心一下子揪了起来,她轻轻地拍着他的背,柔声地安抚着他。

    漫月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翠微的脸色很糟糕,她不敢开口问漫月是如何被顾妃灵捉住,她甚至不敢深想——上官玺一直跟漫月在一起,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他们才会失散?

    她害怕会听到噩耗。

    临天摸了摸漫月的头,姜瑾在这里,不是问漫月这些事的好时机。

    姜瑾站在一旁,看向漫月的目光带着好奇。他能看得出来,这小孩子并不是人类。他摸了摸鼻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这小孩是?”

    漫月这才发现姜瑾能看见他,他像小兔子一样,一下子蹦了起来,慌慌忙忙地躲到翠微背后。过了一会儿,他探出个小脑袋,见姜瑾的视线落在他身上,他连忙又缩了回去。

    临天和漫月是器灵,在三千界中只有大气运者才能见到他们。姜瑾气运通天,能见到漫月实属平常。

    翠微勉强打起精神跟姜瑾说了前因后果:“……多亏了你,要不然凭借着顾妃灵的气运,我们也奈何她不得。她现在被你夺走大半气运,也算是元气大伤了。”

    姜瑾第一次听到气运可以人为掠夺,他心中惊讶,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待他反应过来,他忙摆手:“不用客气,我,我们是朋友。”

    姜瑾心思单纯,在他心里翠微是他的朋友,为了朋友,两肋插刀又算得了什么!

    翠微露出笑意:“谢了。”或许就是这种姜瑾性格的人才会得天独厚。

    “他手上的红线是什么?”姜瑾见到自己不知道的事总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扣住漫月手脚的金属环早被翠微砍断,可是漫月的两只手腕上现在有一条红线缠绕住,这条红线肉眼能见,用手触碰却是碰不着。

    救了漫月后,翠微一直心思不属,是以一直没有注意到红线的存在。现在经姜瑾提醒,她才发现捆住漫月的金属环是断了,但仍有红线束缚着漫月。

    翠微拉起漫月的裤脚,只见他的脚腕上也缠绕着一条红线。

    临天皱起眉,说:“锁灵链。”

    被锁灵链锁住的人,周身灵气会被禁锢,灵力不得施展。

    锁灵链被砍断后,会化成一条红线继续禁锢着被锁者,解开锁灵链的唯一方法是拿到锁灵链的钥匙。

    看着漫月遭罪,翠微心中难过,她轻声问:“痛吗?”

    漫月点点头,他像一个在外面受尽了委屈的孩子,见到家人的时候,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很痛。”锁灵链锁住了他的灵力,灵气无法运转,他现在浑身无力,经脉又十分的痛。

    临天听了漫月的话,气得脸蛋涨红,他后悔刚才没砍死顾妃灵。

    姜瑾手足无措地看着漫月哭泣,他忽然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样巴掌大小的东西,递给漫月,说:“你别哭了,这个给你玩。”

    漫月摇头不接,翠微好奇地接了过来,只见是一方砚台:“砚台?”她一时弄不懂姜瑾拿砚台给小孩子玩的操作。

    砚台不过巴掌大小,其上刻着有亭台楼阁,曲桥树林,山峦白云,俨然一方小世界。

    砚台看上去是普通的砚台,但是以姜瑾随处捡宝的尿性,他随便拿出个东西很大几率都是宝贝。临天和翠微都没有小看这方砚台。

    姜瑾解释说:“你们跟顾妃灵动手时,我跑过去想帮忙,后来见插不上手,我就站在旁边围观。你们打飞了顾妃灵,她把一个摊位的东西全都撞倒了。我心里过意不去,就给了摊主一些灵石,摊主就把这块砚台送我了。”

    翠微翻看着砚台,她心中生出一种奇妙的感觉。她把砚台放在桌子上,拿起茶壶给砚台注上茶水,只见砚台上冒出了薄雾,他们霎时被拉入了一个空间。

    翠微:“……”

    临天:“……”

    空间里的景色如砚台上所刻的一样,近处有亭台楼阁,远处有山峦白云。砚台空间里的灵气充沛,生机勃勃。

    翠微和临天面无表情地看向姜瑾,姜瑾的惊讶毫不掩饰:“啊,这个砚台竟然是个芥子空间?哈哈,运气真好。”

    翠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干巴巴地道:“这个砚台就是顾妃灵和武宛要争夺的东西吧,让你捡了漏。”不得不说,姜瑾这家伙的运气真是好到爆炸。

    姜瑾没将这个有着芥子空间的砚台放在眼里:“这东西对我来说也没啥用处。”他弯下腰,柔声地对漫月说,“这个砚台给你玩好不好?这里有山有水,你可以在里面好好玩玩。”

    漫月忙又躲到翠微身后,他现在被锁灵链禁锢住,周身灵力无法施展。砚台灵气充沛,确实是个好地方,翠微摸了摸漫月的头,问:“你喜欢吗?”

    漫月过了一会儿才探出脑袋,羞答答地说:“谢谢哥哥。”

    翠微跟姜瑾说了自己的打算,她会想办法参加三洞湖秘境的历练。他们二人又约好,如果能进入秘境,就在一起行动。

    待姜瑾告辞离去,漫月才告诉翠微和临天事情的经过。

    当时通往其他世界的通道被天道打碎,上官玺凝聚神力令通道再次成型。然而,再次成型的通道连接着的不是之前预设好的世界。待通道再度碎裂的最后关头,漫月落入了新的世界,接着他就不省人事了。

    等他恢复意识,他发现自己被人禁锢住了。

    听了漫月的话,翠微心头沉甸甸的,她径自沉默着。临天看了一眼翠微,开口问道:“那么主君呢?”

    漫月低下头,轻声说:“我不知道。”他说这话时带着哭音,仿佛下一秒他又要哭出来,“主君也落到这个世界了。但是,我感应不到他。”

    听到这话的这一刻,翠微悬着的心终于有了着落。

    只要确认他在这个世界就好,她一定会想办法找到他。翠微不去想,不去想他出意外的可能性。

    漫月嘤嘤了一会儿,伤心地哭了出来:“呜呜,我的镜子,我的镜子落到那女人手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