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你好,秦医生 > 章节目录 第 15 章

章节目录 第 15 章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秦母开着车,秦珩坐在副驾驶玩着手机。

    “你和林芜关系怎么样?”

    秦珩抬起眼皮,“问这干嘛?”

    “小姑娘挺不容易的,你在班上能帮人家就帮人家。”

    “她是钢铁侠,哪里需要我帮忙。”

    秦母笑,“胡说。林芜长得漂亮,说话轻轻柔柔的。你杨阿姨很喜欢她了。我笑着打趣,让林芜做宜行的媳妇。”

    秦珩冷哼了一声。“什么年代了,沈家要报恩,也不用让他以身相许吧。”

    秦母笑笑,“不过都是玩笑话。”

    秦珩:“思想迂腐。”

    秦母不明白自己这个儿子怎么又别扭了,“怎么就是思想迂腐了!我就觉得宜行林芜挺般配的。”

    “妈!听您的意思是,我现在谈恋爱也没问题了!”

    秦母一口气堵着,有什么问题?问题是,你这个傲娇的性格,哪个女孩子受得了。

    第二天,离早读时间还差五分钟,校门口人潮流动。秦珩在校门口遇到屈宸,两人一起去停车。

    屈宸问道:“沈宜行昨天生日,你去了?”

    秦珩右肩搭着书包,“嗯。”

    屈宸:“我看到葶葶发的照片了。”

    秦珩:“什么照片?”

    屈宸拿出手机,翻出朋友照片。

    秦珩细细一看,那张合照被裁剪了,只看到林芜衣服一角。

    屈宸:“你这么紧张做什么?你旁边这个蓝衣服是谁?没照片,我猜不出来。看着气质挺好的,难道是沈宜琳?”

    秦珩扯了一抹笑,“林芜。”

    “她也去了?果然沈家对她不一般。半个女儿了。”

    说话间,远远地就看到郝主任例行站在大门口,他不时看看时间,看到还在吃早饭的同学又是一顿批评。

    屈宸暗暗吐槽,“郝主任,最近疯了吗?”

    秦珩随着人潮教教学楼去。

    姜晓匆匆从后面跑上来,“嗨,秦珩屈宸。”

    秦珩冲她微微一笑,“还有几分钟,不用跑。”

    姜晓眨眨眼,“我急着见林芜啊。一会儿见。”

    屈宸呵了一声,“你们几个和林芜怎么就这么好?”

    秦珩也不解。

    屈宸侧首望着他,“我都听我舅舅说了,林芜的钱包是你求你爸去找的吧。我舅说,钱被小偷花了,那六百块是你自己放的吧。”

    秦珩半晌才说道:“这事你知道就行了。”

    屈宸一脸震撼,秦珩并不是多事的人。他意味深长的看着他,“你怎么这么关心她。”

    秦珩心中的那根弦突然被人拨弄了一下。为什么?他不想看她难受,不想看她皱眉的样子。

    见他沉默,屈宸随意说了一句,“你不是喜欢她吧?”

    秦珩眉梢微动,一言不发地往前走。

    屈宸一路闹腾,“看不出来啊!”

    到了教室,两人各自回到座位上。

    姜晓和林芜亲密的头靠着头,两人不知道在看什么。

    秦珩手肘碰了碰孙阳,“姜晓又带什么来了?”

    孙阳正在抄作业,忙的很,头也没抬。“电视剧海报,在给林芜普及男明星呢。”

    数学课上,张勤点人上去演算。

    “姜晓——”

    姜晓立马皱起了眉头,快速地翻着书。

    “不用翻书。同类型的题目我刚刚讲过。”

    林芜快速地在草稿纸上写下答案,可惜都来不及。

    张勤云淡风轻地点了另一个同学,“周一妍来做。”

    姜晓尴尬地站在那儿。

    一分钟不到,周一妍做完题目,她自信满满地回到座位上。

    张勤指着黑板,“非常好。周一妍这段时间,数学进步很大。你们自己看看这段时间的表现。有些人却在退步。同学们,你们高一了,不是初一。距离高考,还有985天。高一下学期,还有文理分科,你们高一底子不打好,你以为光靠高二高三恶补就一定能补回来吗?”

    “真是皇帝不急——”张勤话顿,底下的人扑哧一声笑。

    “张老师,您别急,我们在努力呢。”

    “别以为你们期中考试考得还不错,就可以骄傲了。你们看看林芜,这几次考试的成绩。语文和英语分数一直在提高。林芜有空和他们说说你的经验。”

    林芜暗吸了一口,站起来。“张老师,我语文进步,是因为姜晓帮我分析题目,还有平时她帮我在市图书馆借了很多课外书。”

    大家都看着她俩,半学期下来,原来她们的感情这么好。真是让人羡慕。

    姜晓冲她眨眨眼。

    “同学之间相互帮助不错。不过,林芜成绩一直稳稳在前,姜晓你就不能有点压力?光语文成绩好可不行,其他科成绩也要加把劲。”

    姜晓:“我知道了。”吐吐舌头。

    张勤不禁摇摇头,“郝主任最近查的严,你们要是被他抓住,我可不帮你们说情!好了,下课。”

    原来如此!

    课间。

    林芜打开海报,看着晋仲北穿着白大褂,真的特别好看。最近《医者本色》引发了全民追剧的热潮,她没有时间看电视剧,从姜晓那里她已经知道了全部剧情。

    她第一次对医生这个职业动心。此时的林芜对未来没有什么计划。沈宜行一直希望她能去北京念书,其实她心里并不想走远。现在在晋城,她都牵挂着妈妈身体不好,姑婆又老了。她不能丢下她们。

    林芜紧锁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合上海报。宿舍管的严,她也不能把海报贴在墙上,不过两人倒是在课桌的角落贴了几张晋仲北的贴画纸。

    周一妍捧着数学作业过来请教秦珩,她看到海报。“林芜,你也喜欢他?”

    林芜表情慢了半拍,“还好。”

    周一妍扬起眉眼,“我认识他,可以帮你们要他的签名。”

    林芜抿了抿嘴角,“谢谢。”

    秦珩问了一句,“他是谁?”

    周一妍表情生动,打开了话匣子,“晋仲北,他是电影学院的学生,他爸爸就是导演晋绅,他妈妈就是影后梁月。秦珩,你也喜欢他吗?”

    秦珩淡淡地说道:“我只是好奇。你哪题不会?”

    周一妍翻开作业,“这题。”

    秦珩看了看题目,“这题考的是函数的增减性。”他飞快地写了几条步骤,“你看一下。”

    周一妍点点头,她望着他的眉眼,原来找他问题目也不是那么困难。“谢谢啊。”

    课间,林芜和姜晓一起去打水。

    林芜告诉了姜晓前段时间发生的事。

    姜晓目瞪口呆,“所以因为这件事,你和秦珩吵架了?”

    林芜唔了一声,“他很生气。”

    姜晓叹了一口气,“可是我不懂,为什么沈宜葶自己不去问秦珩呢?”

    林芜抿了抿嘴角,“她怕秦珩不喜欢她吧。”

    姜晓沉吟道:“秦珩真是可怕!感觉高一女生都喜欢他!光我们班就俩,一个沈宜葶,一个周一妍。都是超强种子!要是在古代,秦珩就走运了。”

    林芜被她的话逗笑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帮沈宜葶传话呢?”

    林芜拧着了眉,“这个故事有点长。”

    “你慢慢说。”

    等林芜说完,姜晓的嘴巴长大,“这个这不是电视剧吗?”

    “对不起,一直没有告诉你。”

    “林芜,你现在告诉我,说明我在你心里很重要了。”

    林芜表情认真,“很重要!”她拉住她的手,谢谢你当初的主动。

    “我觉得沈宜行对你很好啊。”

    林芜莞尔,脚步停下来,“宜行哥哥从小对我就很照顾。有时候就是太好了。”

    “你不要有负担!因为你值得!你总是对别人好啊。你看你的学习笔记从来不藏着,大家有不会的题目,都喜欢来问你。”

    “这没什么的。”林芜觉得这很正常,这一点他们班几个学习好的都这样,班长、秦珩都会帮别人解题。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们这样的。其实,等你长大了,你可以回报他们。就像我,我一出生,我妈妈就去世了,我爸爸常年在外画画。我的很多事,都是姑姑在忙活。”姜晓平静地说着自己的事,嘴角噙着酸涩的笑意。“等我以后发达了,我要把姑姑一家接过来。”

    两人相视一笑,经此,好像又不一样了。

    孙阳看着她俩,“秦珩,你说女生为什么上厕所要一起,打水要一起?”

    秦珩视线从前方扫过,见姜晓和林芜有说有笑地进来,女生之间的感情真是奇特。“不知道。”

    孙阳问姜晓。

    姜晓:“我们女生要说悄悄话呗。”

    孙阳眨着眼看着秦珩,“那下次,我们也一起,我也有悄悄话要和你说。”

    秦珩冷冷地扫了一眼。

    孙阳:“真的。我发现张勤和陶蔓周末去约会了。”

    秦珩:“……”

    晋城这个冬天好像还在春天一样,充满了爱意。青春年少的时光,那些浅浅淡淡的感情总是那么的真实生动。

    时间悄然走动,不知不觉间就要到学期期末考试了。很多学生为了考试加入了晚自习的大军。

    沈宜葶也是其中一员。

    沈家人一开始是不赞成的,他们对沈宜葶保护欲太强,平时她的出行都是小心翼翼,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沈母不再工作的原因。后来经不住沈宜葶的执拗,最后沈家父母妥协,不过每天晚上都会让车接送。

    晚自习课上,教室里静悄悄的,只有翻书的沙沙声。今晚的值班老师是高一的体育老师,他坐在最后一排正在看篮球比赛。

    林芜正在背文言文,突然间一个折叠成小四方的纸条落在她桌上。

    林芜抬首,这才看到桌上的纸条。林芜以为是给她的,表情有一瞬的恍惚,慢慢打了开来。

    那一行字跃入她的眼帘——我喜欢你,秦珩。

    林芜的心头莫名地跳动一下!脸色瞬间就红了!她的大脑慢慢重复了这句话。只是几秒,她想明白了!她皱了皱眉,随手将纸条丢给后面的秦珩。

    秦珩扯了一下嘴角,“什么——”手刚要伸过去。

    另一只微胖的手截走了纸条。郝主任定在那儿,打开一看,眼睛瞬间就瞪大了,连着呼吸频率都加快了。

    秦珩站起身来,喊了一声,“郝主任——”

    林芜后知后觉地回头。

    郝主任看着林芜,又看看秦珩,再看看手里的纸条。他竭力平息自己的脾气。这两个孩子都是尖子生,断不可急躁。

    “林芜,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林芜表情沉了几分。

    秦珩安慰道:“没事。”

    郝主任:“还没事?一会儿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