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才不是师生恋 > 章节目录 第 32 章

章节目录 第 32 章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闻溪觉得自己的生活全乱了,乱得有些慌张又有些期待,像是踩在虚浮的棉花上,深深浅浅,每一步都是未知与新奇,他不确定前面是否有深渊迷障,他催促习惯安稳的自己不停向前,走吧走吧,就这样走吧,谁教你贪慕欢愉,谁教你胆大包天。

    池小满这个人,是所以未知的钥匙。

    第二次以池小满对象身份出现在池家的闻溪至少没有像上次一样觉得没穿裤子。

    昨晚叫了四人份荤菜当晚饭的池小满今天也没有多馋,饭桌上大家都很斯文。除了桌下一直踩池爸脚的池妈。

    “过年承蒙老太太不嫌弃让我过来蹭口年夜饭,过两天期末结束我就来接小寒补习吧。”

    闻溪很爽快地答应了帮池小寒补习,面上笑得恭谨和善,背地里悄摸摸戳了戳池小满的腰,后者先噗嗤笑了声才假装一本正经接话,“他家风水好,好考大学。”

    “这”

    池妈又在池爸脚背上狠狠碾了下刚想再劝一劝,被池老太抢先咳了一声,池妈诧异之后一阵狂喜,只觉得这么多年伺候这个臭脾气老太婆果然是会得到回报的。

    “不行。”老太太干巴巴地嚼着米粒,“小溪你家没人做饭。”

    “我”

    “听话。”

    “哦”

    连续下了小半个月的雨后终于放晴了,天上出了轮清冷冷的太阳,池家前坪有一棵树,高挺笔直,枝繁叶茂还滴着未蒸发的雨水,听说这棵树是池小满出生那年燕子叼来的种子。

    日光大盛的中午,闻溪一手插兜另一只手微微抬高去摘树叶,细小的震颤后,树叶中心滚下一滴雨水,顺着手指迅速坠落,透着光亮沿着皮肤游走,然后不动声色渗进他挽起的袖口,绿莹莹的一片树叶躺在他手心,他似乎在端详什么,良久没有动作,像一幅画。

    池小满站在廊下,心跳快了许多许多,一恍惚时间好像又回到很久很久以前,她不明白时间的概念,像一匹长纱,从头至尾,零零琐琐,时而纹绣繁花,时而满目素白。遇见闻溪后,她的生命开出了花,所以即便是以为此生再也没法遇见的时候,池小满也经常或想起或梦见闻溪,就像时光磋磨出的第一个婴孩,即便残缺丑陋,也是要硬着头皮去深爱他的。

    有风起,拂过她随意束起的头发,漆黑的发尾在身后窗棂上扫了几个来回,“如果现在让你带着记忆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你还会说不喜欢我吗?”

    闻溪闻声侧头,似笑非笑地朝她走过来,身后是枝繁叶茂的树,树后是一望无垠的麦田,他微微眯着眼,脚下一步步似乎拉拽着时空,“小满啊”

    “我恨不得回到你牙牙学语的年岁,日日夜夜看着你长大。”

    池小满的心起起伏伏,像是太空中失了重,伸手便可触摸星月。

    “咦?你不会真是个变态吧?”

    “”

    “其实哪怕不在一起呢,是吧?”

    “什么?!你再说一遍!”

    “小满啊,你去屋里把我眼镜拿来好不好?我现在有点瞎。”

    下午池小满带着闻溪满村乱绕,从前头踩下去一脚泥的田埂兜个大圈穿过马路再晃到后头整整一排望不到头的渔场,渔场左边是遮天蔽日的竹林,右边是结满了沙糖桔的果园。冬日明明萧索,村庄却生灵繁盛。

    闻溪走着走着愈发合不拢惊讶的嘴,他目光呆滞拍了拍池小满的肩膀,“你们白河村看上去很有钱。”

    “一般吧,不遭洪水的话都还凑合。”

    察觉林子外头有几个伸着脖子张望年轻姑娘,池小满的眉毛顿时挑得老高,连忙勾住闻溪的胳膊,彼时闻溪正聚精会神地观察渔场收网,“唔,江湾里头好像确实是个水洞子,我记得好些年前这边还闹过一场特大洪灾。”

    “是啊,我五六岁的时候,洪线一晚上涨了几十米吧好像,全村子人都拖家带口跑了,能跑远的尽可能跑远,跑不远的到处托关系按人头买渔船的位置,幸好早些年村子里大多数人都靠打渔为生,船还算多”

    池小满边说边斜眼瞧那几个姑娘,脑袋已经蹭到闻溪肩上,瞳仁黑得发亮,细微的磨牙声略显突兀,“不然就不止死那些个人了。”

    “哦。”闻溪唏嘘一阵后从大衣兜里掏出来一把瓜子塞她手里,“好好说话,不要搞得这么可怕。”

    “啧!你个书呆子你不懂的!”

    “我懂的。”

    “不不不,你不懂!”

    池小满吐出瓜子皮直摇头,高深莫测得滑稽,闻溪失笑揉了揉她的脑袋,“我懂的,我的养父母就死在那场洪灾。”

    “啊闻溪”

    “没事的,都过去那么久了。”

    “是啊,过去那么久了。”池小满慌张地去抱他,声音似乎是害怕得有些发颤,“你你你别难过,还有我我我呢!还我爹妈有我奶有我弟也是”

    “我知道。”

    怀里鼓鼓囊囊拱来拱去的身体让闻溪长长舒了口气,只觉风轻云淡,冬日好景致。“我还有我的小姑娘呀。”

    他从腰上牵住她的手塞进自己的大衣兜里,“小满啊,再带我逛逛吧,我想去瞧瞧那头的果园。”

    “好,正好摘几个橘子回去,咱们村这会儿的小橘子可甜了”

    果树林中有几间村舍点缀,绿橘子树、红墙黑瓦房,一幅田园诗画般的南国农村景色里,他的小姑娘正吵吵嚷嚷与人打着招呼。

    田野在望,树林在听,闻溪含笑站着,虚拢的手指似乎将一切美好感受都拢进了口袋,不远处池小满回了下头,有些乱的黑发满脑袋乱飞,她张开嘴大喊,呼出的大口白气,“过来啊!可以进去啦!”

    约莫疯玩到下午三点钟,池爸的电话有效地插入了这段闲适得过分的时间,池小满挂了电话后又往他里头的衬衣口袋里塞了两个,“我爹说外头冷,喊我带你回去烤火。”

    两人从上到下所有能装东西的地方都装满了黄灿灿的小沙糖桔,一眼望去似乎比平常胖了近半个人,闻溪头顶几撮头发被风吹得东摇西晃,冷风吹得脸颊微红,虽然意犹未尽,还是不好意思地笑着应了,“那我们回去,正好我看看你弟弟学习到底是怎么样。”

    池小满揉了揉眼睛,有些恍惚地发现,眼前这个沾了满身树叶子踩了满脚黄土烂泥的人,就像个别扭的少年,局促又快活。

    “你真是好不显老呀”

    “是是,是吗”闻溪不自然地抬手挠头,袖口轱辘滚落一个小小的橘子。

    ·

    池小寒在得知自己被挂在闻溪裤腰上时是气得拿头撞了墙的。

    他从暑假结束第一天就开始盼星星盼月亮才盼来的寒假,他像一只展翅待飞的雀鸟在接近牢笼门口的时候被掰了翅膀,他爹还威胁他不老实呆在笼子的话还得砍脚?

    啊,再见冬雪,再见寒夜,再见自由。

    这让他甚至有些讨厌起了这个临时挂牌来刷好感的老师,不过这点讨厌又很快消失在了闻溪一个眼神就制止了他姐揍他的时候。

    嗯,一物降一物,蛮好。

    于是,当闻溪微微示意时,池小寒便果断窜起,在父母奶奶期待又紧张的注视中拿出试卷刷刷写了起来,半分钟后,皱了眉,一分钟后,嘎叽嘎叽咬笔,不到五分钟人已经趴到了书桌上,生死由命富贵在天。

    池奶奶干咳了几声后念叨道,“诶?我今天血压药好像没吃”

    池妈妈脸有些红忙掺上婆婆的胳膊一本正经回,“嗯,确实没吃。”

    然后,刚刚还拥挤得站不住脚房间里不相关人员还剩下乱翻主人漫画书的池小满和捏着拳头深呼吸的池爸,相关人员池小寒正跟第一张试卷第一道题苦苦僵持,闻溪有些想笑,他轻咳一声,偏头抿开笑意后敲了敲书桌,“没关系,你姐当时也是这样,我现在还算有经验。”

    闻溪的声音似乎带着某种未知的魔力,轻缓低沉,引来日光从窗后攀进,大肆延展,铺洒得他整张脸都显得十分柔和,温润如玉,萧疏轩举。

    池爸一肚子怒火终于歪歪斜斜找到了突破口,“池小满!你给老子出来!”

    “”

    客厅传来一阵阵池爸的破口大骂以及池小满牙尖嘴利的顶嘴时,闻溪已经在书桌侧边坐定,“专心。”

    “哦。”

    池小寒不太自然地调整坐姿,心里忍不住感叹奶奶果然是块陈年老姜,村子里的年轻大小伙子排好队串成串都是及不上闻溪的,他姐上辈子是不是做了啥好事得以拯救今生孤寡暂且不提,以后一定要好好孝顺奶奶,还得求她帮我掂量媳妇儿呢池小寒拧着眉暗自想。

    “再不专心我叫你爸进来了。”

    “姐夫我错了”

    池小寒虽然很机灵嘴又甜,但这压根止不住闻溪的头疼,他在新学生冲出去帮他倒水时拄着额长长地叹了口气。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他原本还挺高兴,毕竟教学生他早就是老手了,做一件得心应手的事情不但可以避免共处时的尴尬还可以直接刷高好感度简直完美不是么?可问题是这个池小寒也真的太棘手了一点吧,他们池家的孩子好像都属于在知识海洋里回游的类型

    闻溪上次这么头疼还是二十五岁遇见脑瓜子笨出天际的池小满的时候。

    屋外池家父女档对喷结束后又肩膀擦着肩膀坐回火炉边烤火,池老太太‘吃完血压药’红光满面,笑脸盈盈嘱咐儿媳,“一会儿炖鸡的时候上我屋大立柜顶上的红木药匣子里拿根天麻放进去,给小溪还有寒崽子都补补。”,池妈得令立马站了起来,“我这就去,炖晚了怕不好吃。”

    客厅电视关了音量只有画面连续变换,厨房里是妈妈锅碗瓢盆的细微响动,另一边屋子里时不时传来闻溪的声音,清清濯濯,犹如微风细雨划过青松翠叶,划得人心底也跟着麻麻痒痒了起来。

    于是,这栋房子突然变得安静又热闹,烟火气似乎将他们拉得很近很近。

    池小满一边剥着橘子,一边低着头偷笑,电视里某位无声歌曲演唱者一曲毕了,池爸侧过头来,抓了池小满剥干净一个橘子塞了满嘴,“你傻笑啥呢?”

    “爸,说出来你可能明白不了,但既然你问了。”池小满眨眼,满脸的欢喜色,“我提示下你啊,你觉不觉得闻溪稀罕我稀罕得要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