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她比草莓还可爱 > 章节目录 三十二点可爱

章节目录 三十二点可爱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苏轻轻一手按着课本,一手拿着笔,实在不知道怎么学下去。

    读课文,张不开口。然而每写一个字,仿佛都能感到沈望的视线随着笔尖转移。

    苏轻轻盖上笔帽,仰起头说:“同桌,你能不能别看了。”

    “不能。”沈望说。

    苏轻轻无奈端起课本,靠边坐了坐,一边看书一边悄悄瞥了眼沈望。

    沈望屈起一条胳膊,撑着额头,捕捉到她的目光,微微一挑唇角。

    苏轻轻好像被抓住一般,倏地敛回目光,把课本“哗啦”翻了一页。

    “啧,期末了,你怎么这么不专心?”沈望弯起手指,指节敲敲苏轻轻的桌子。

    “哪有啊。”苏轻轻小声说。

    分明就是他先打扰她的。

    “同桌,你不学习啊?”苏轻轻提醒他。

    沈望好像没听见一般,桃花眼一弯,懒洋洋往椅子上一靠。

    苏轻轻这才想起来,他平时就不怎么学习——人和人之间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第一节课上数学,老徐走进来,先进行了一番教育:“同学们,下个雪有什么稀奇的,收收心上课吧,那些早上跑出去玩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苏轻轻心里一跳,戳戳沈望:“哎,同桌,老徐说他看见了。”

    “看见能怎样?”沈望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是哦,老徐肯定不会对你怎样,说不定还会自己找个理由夸赞你呢。

    苏轻轻叹了口气:“老徐肯定把我记下了。”

    “你和我一起去书店买资料,有什么问题吗?”沈望看着她问。

    “没、没问题。”苏轻轻说。

    哎,没想到大神也会撒谎啊。

    手机突然响了一下,苏轻轻吓了一跳,居然忘了关静音。

    【梦梦:轻轻,堆雪人约不约?】

    【不约,老徐说让我们收心。】

    【啊哈哈哈~他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路诗也去,你来不来?】

    苏轻轻打上“不来”,刚想发出去,犹豫了一下,又把“不”删去了。好像偶尔玩一玩也不过分?

    【来。】

    【这才对嘛,中年人是不懂我们年轻人的乐趣的。】

    “中年人”徐老师似乎感应到了,在讲台上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徐哥!千万注意身体!您可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不能生病啊!”贺余立刻大声说。

    在课堂上,贺余少有不起哄的时候,更不用说关心了。老徐颇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哟,余儿,这么关心我啊,正好,我还没抽空吃饭,下课你跑一趟吧。”

    “哈哈哈……”教室里一阵哄笑。

    贺余:“???”

    什么鬼?不就是顺口关心一下,怎么成送外卖的了?

    然而迫于老徐的威严,他哪敢说“不行”,只能回答:“没问题徐哥,保证完成任务。”

    “唉呀同学们,这天气真冷啊。”老徐一笑,“都小心点,别感冒啊。”

    说完他把习题册翻开:“但是,再冷也冻不住大家热爱学习的心,对不对?”

    “对——”几个人有气无力地回应。

    老徐敲敲黑板:“集中精力!咱们节省下时间,昨天作业哪个要讲,报题号!”

    “第十题。”

    “第二十一题。”

    “第十四题。”

    “……”

    老徐一边听,一遍在题号上打钩。

    “第三题。”

    “什么?”老徐抬起头来,“谁说的第三题?”

    周鸣颤颤巍巍地举起手。

    老徐长长地叹了口气:“周鸣啊,这道题我讲过多少次了?啊?是不是下了点雪,脑子进水变成浆糊了?”

    他把笔倒过来,在讲台上重重点了几下:“这题我只讲最后一遍,谁再不明白,单独去办公室找我问!”

    “作业还有哪个题?”老徐环视教室,“没有我就开始讲了。”

    “第、第二题。”苏轻轻小声说。

    她有点害怕,毕竟第三题都被归为“脑子进水的才需要讲”的范围。

    老徐听见有人说话,又问一遍:“大点声说,还有哪个题?”

    算了吧,苏轻轻想,就是一个题,下课自己思考一会儿,没准就会了呢。

    “第二题!”声音在耳畔响起,格外响亮。

    苏轻轻蓦地看向沈望,是他替她说出来的。

    “第……二题?”老徐疑惑地问,“沈望,你不会第二题?”

    “对。”沈望说。

    老徐不得不重新把第二题看一遍,免得里面有什么陷阱,是他一开始没想到的。

    然而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就是普普通通一道选择题,甚至难度中等偏下。

    “难道真是我老了?看不出题里的弯弯绕绕?”老徐心想,几乎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

    “好,等会儿咱们探讨一下。”老徐在题号上做了记号,“还有吗?”

    没人回答,于是老徐开始讲课。

    按题号从后往前,黑板被龙飞凤舞的粉笔字填得满满当当。

    终于到了第二题,他特地擦出一大块空白,把自己的解法写上,只简简单单占了五行。

    “沈望,老师是这么想的,你还有什么疑问?”

    “没有,我同意。”沈望说,语气很平淡。

    想要从年轻人活跃思维中获得新思想的老徐,居然有一种被耍的感觉。

    “你同意?那刚才提出这题干什么?”

    “刚才不会,现在会了。”沈望的语气开始有些不耐烦。

    老徐捏着粉笔头,愣了愣,转念一想,好像没什么不对的——哪个题不是讲过后才会的?只是沈望这一题太不寻常了而已。

    “行,以后重视基础啊。”老徐说,“别只做难题。”

    说完,他翻开课本开始讲新课。

    “听懂了吗?”沈望问苏轻轻。

    “嗯嗯。”苏轻轻点点头,“同桌,谢谢你啊。”

    沈望轻笑了一声:“每次都说谢谢,哪次真感谢我了。”

    “啊?”苏轻轻想了想说,“那我放学帮你做值日,好不好?”

    “好啊。”沈望答应,“别忘了。”

    他还挺想看看,小不点儿怎么帮他把教室打扫干净。

    ******

    大课间。

    “还在下雪吗?”

    “不下了。”

    “出去玩啊!”

    “走走走,去楼下。”

    可见,老徐上课时的叮嘱,完全被北风吹走了,三班的人在几分钟内就跑了个干净。

    “轻轻,商量个事儿呗。”林梦说。

    “好呀。”苏轻轻问,“什么?”

    “堆雪人多麻烦啊,累死了还不一定堆好。”林梦比划了一下,“你看你,又可爱,个子又小,把雪往你身上一盖,就是个完美的小雪人!是不是!我是不是特别聪明!快夸我!”

    苏轻轻:“……”

    这哪是商量啊,这简直是迫害,照林梦的方法,她期末就可以在家养病了。

    “傻儿子啊,脑子是个好东西,可不是人人都有。”路诗拍拍她肩膀,“你这什么鬼办法,怎么可以这么对轻轻小可爱呢?”

    “对吧?”路诗笑眯眯地看着苏轻轻。

    苏轻轻连忙点头:“诗诗,你对我最好了。”

    “应该用雪覆盖后,在加点装饰嘛,不然多单调啊。”路诗得意地说。

    苏轻轻:“……我收回刚才的话。”

    她们两个如果能好好说话,天都要塌下来了。

    “啊——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抑扬顿挫的声音从三人身后传来。

    周鸣三两步走下楼梯:“同学们,请你们让一让,不要阻止诗人灵感的爆发。”

    林梦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吃错药了吧?”

    “梦梦,他明明没吃药。”路诗接着说。

    “苏轻轻同学,让我来采访一下你。”周鸣走到她面前,“和这两个神经病住在一起,你准备什么时候疯呢?”

    “我不疯。”苏轻轻无奈地说。

    “哦,那真是太美好了。”周鸣感叹道,“世界上竟然有你这种出淤泥而不染的好同学。”

    “路诗啊,不如我们堆一个周鸣吧。”林梦慢悠悠地说,“把他堆得丑一点。”

    “好啊好啊,我可是世界上最有创意的人,哼哼。”路诗坏笑道。

    说完两人拉着苏轻轻,跑到一片空地,开始堆雪人。

    苏轻轻戴着手套,认真地和路诗把一捧捧雪拢在一起,压实,做成雪人的身子。

    路诗一边堆,还一边对周鸣说:“你看我们把你堆得多帅,简直全球顶尖水平啊。”

    周鸣看着那一坨坑坑洼洼的小雪堆,选择死亡。

    “苏轻轻同学,你变坏了。”周鸣说,“你怎么能帮她们呢?”

    “没有啊。”苏轻轻说,声音软软的,“我没说这个雪人是你啊。”

    “……”

    好吧,你们说是就是,你们说不是就不是。

    “好啦好啦,头做好啦!”林梦边滚着雪球边喊,“你们好慢啊!”

    周鸣听到那句“头做好了”,无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哪慢了,我们也好了。”路诗指指雪堆。

    林梦把雪球放到顶端,苏轻轻捧了点雪固定衔接处。

    “哎呀,完美!”林梦拍拍手。

    “周鸣,你的眼睛和鼻子嘴巴呢?”路诗指指雪人光秃秃的脑袋。

    “你们住手吧,我去找树枝和石头。”周鸣连忙说。

    “那怎么行,我们和你一起去。”林梦说,“万一你把自己打扮漂亮了怎么办?”

    周鸣:“……”神经病。

    “去那边吧,那边有石头。”路诗指向远处一片雪地。

    “好啊。”林梦拉上苏轻轻,走过去。

    由于那里比较偏僻,只有很少的脚印,但雪地上似乎字迹。

    “哎?这是什么啊?”路诗说,“谁写的字吗?”

    “当然是字啦。”林梦说,“这不是‘沈’和‘苏’吗!”

    苏轻轻心里一跳,天啊,怎么这么久了,那几个字还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