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其他小说 > 我和前任的前世 > 章节目录 重见天日

章节目录 重见天日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杜谦谦转头一看,一截手腕粗的绿色藤蔓从石门后面直伸了出来——它疯了,竟然将那扇厚厚的石门捅了个对穿!

    那截绿色藤蔓捅穿了石门,不动了。

    杜谦谦估摸着它应该是卡住了,一会儿缓过来还有更猛的。她犹豫着要不要把王子安给喊醒。

    藤蔓没有给她思索的机会,不等她考虑清楚,那截触手就转着圈缩了回去,然后是更加巨大的几声——轰!

    石门上又多了几个窟窿。

    那窟窿本身并不大,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这个小口子一撕开,湖水立刻见缝插针地涌了进来。窟窿承不住力道,周围渐渐形成了裂缝,裂缝越来越宽,越来越大,眼看着那扇石门就要撑不住了。

    杜谦谦不得不叫醒了身边的人。

    王子安一醒过来,首先看见的就是包围着竹筏的活蹦乱游的耗子大军,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过生活向来没有最糟只有更糟,石门在再一次遭受到藤蔓的重击后终于四分五裂,整体的湖水像久囚的猛兽,咆哮着灌了进来。

    四分五裂的石门被瞬间释放奔流出来的湖水打得向几个方向飞来,其中一块飞向了竹筏。

    竹筏是杜谦谦临时拼凑扎成的,绝对禁不起折腾。杜谦谦正在担心这一下肯定要把竹筏砸散,却看见了一记潇洒利落的回旋飞踢。

    脚下一沉,飞来的大石头已经偏离了原先的轨道,啪的一声砸弯了随后而来的一根绿得发亮的藤蔓。

    “我去,王子安?”

    杜谦谦曾经听川芎说过王子安会些功夫,但是从来没有见他在人前展示过,而且动作居然还这么行云流水,甚至,还有点帅。

    王子安没有顾得上答话,他抓起了一根向两人伸过来的触手,像甩一件刚洗好的床单一样转了好几圈,然后和伸过来的另外一根触手搅在一起,打了一个麻花结,又用同样的方法对付了好几根触手,让后续伸过来的触手们稍微有些忌惮。

    但这毕竟是植物,它能发出来多少根触手根本不在任何人的预料之中。

    消灭了一根,还有十根,消灭了十根,还有一百根,再这样下去,王子安就是千手观音也应付不来。

    洞里的水位越来越高了,但伸出来的触手有增无减,而且每一根都吸饱了水,有愈发涨大的迹象。

    杜谦谦想起来它们怕火,只可惜现在洞里到处都是水,找不到一根可以达到燃点的物质。

    王子安似乎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试着托起了一枚掌心焰。

    他的灵力还是有些阻滞,掌心焰时高时低,不时还哔啵作响,有即将熄灭的趋势。

    但是这一点点小火似乎很有效,那堆丑陋腌臜的藤蔓感觉到火光竟然瑟缩了,有一大半愣在了半空,没有跟着攻击过来。

    但这已经极大地减轻了王子安的压力,竹筏攀着水位,迅速地往上蹿升。

    水位升的快,藤蔓长得却更快,转眼间就已经探向了天缝,看样子是想去堵住那个口子。

    杜谦谦大惊失色,这藤蔓怕是有思维哦,智商还挺高,竟然还会一招瓮中捉鳖?

    王子安的脸色也不好看。

    那条天缝是目前唯一的通路,一旦被封死,本来打算借着水位攀升出去的两人只会被越来越高的湖水淹死。

    藤蔓长得极快,眼见着就要封死穴口,却在触到穴口的一瞬间像触电一般,瞬间变成了焦炭!

    “wtf?”

    杜谦谦忍不住蹦出了脏字,这是什么?

    “结界。”

    王子安沉下了脸。

    这是最高段的结界之一,死界,没有达到元婴等级的人难以破除。

    而他现在完全没有灵力,这局棋怎么看都已经穷途末路,进了死局。

    他看向杜谦谦,心里有些疼。

    他开始后悔那时候在虢州城外所做的决定。

    明知道带着她会让她陷入危险,但他还是自私了,只因为想多留她一会儿,想多看着她一会儿。

    现在他后悔了,后悔自己当初的决定,后悔当时所抱着的一丝侥幸心理,这一丝丝的侥幸心理将带着她走向绝路,而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最后一丝掌心焰也熄灭了,藤蔓立即嗖嗖地围了上来,迅速地将刚才那个举着火威胁自己的人拖进了水里。

    “王子安!”

    水从四面八方涌来的时候,王子安整个人都僵住了。

    王子安怕水,是因为小时候曾经溺水过。

    当水一灌进耳朵,那夜的回忆便伴随着脑中的轰鸣声汹涌袭来。

    月光、少年、海水和整片整片倒在沙滩上的椰子树。

    他被藤蔓的触手拉着迅速下沉,眼神渐渐失了焦点,模糊间好像看见有人影向自己游了过来。

    王子安掉下去的一瞬间,杜谦谦差点疯了。

    她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直接跟在后面跳了下去。

    水里很暗,几乎看不见东西。

    杜谦谦逆流而下,虽然费劲,但她看见了一个明暗起伏的亮点。

    那是王子安的琥珀。

    有了方向便有了动力,不知从哪来的勇气让杜谦谦极为灵活地避开了从暗室里不断涌出来的巨大暗流,划动手脚,向那个方向游去。

    其实她这时候特别害怕。

    她害怕等她到了那里,见到的会是一个被藤蔓勒得窒息的,或者已经被怪力藤蔓啃噬得残缺不全的王子安。

    一想到这里,她就忍不住要抓狂。

    杜谦谦忍着不去想结果,只憋着一口气拼命游到了那人的近前,待仔细看了个清楚,这才微微放心。

    还好,手脚还全乎。

    但或许是因为水下缺氧的关系,王子安的眼神有些涣散,对杜谦谦的接触毫无反应。

    杜谦谦试着将人往上拉了拉,拉不动。

    那些藤蔓缠着他的腰,像缠着猎物不放的蜘蛛,静静地享受着猎物从挣扎到死亡的全过程。

    杜谦谦用力踢了踢藤蔓,水里软绵绵的下不去脚。

    她一手拉住王子安的身体,双脚使劲蹬在藤蔓上,试图把王子安从缠裹中剥离出来。

    藤蔓缠得很紧,杜谦谦的那点力道就好像蚍蜉撼树一样,对藤蔓来说简直不痛不痒,甚至有那么点送羊入虎口的意思。

    藤蔓非常给面子地伸出触须,将她也紧紧地缠住了。

    杜谦谦已经无暇顾及这些,因为她感觉到此刻,肺里存储的氧气已经所剩无几了。

    她思索着王子安被拖进来的时间更久,事发又突然,只怕更加撑不住。

    毫不夸张的说,在此刻的杜谦谦心里,如果只有一个逃生的机会,那么她希望逃出去的是王子安。

    王子安的一切灾难都是自己带来的,如果没有她的突然出现,他现在一定好好地端坐在参军府里,或写诗、或作画,将来也许还会娶上一房媳妇儿,生一窝小王子安。

    杜谦谦不知道历史上的王子安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但她希望不是现在,她也希望自己的到来没有改变历史。

    不对,如果历史上的王子安真的死在了这里,她却是一定要变上一变的。

    杜谦谦看着眼前几近昏厥的人,丝毫没有犹豫地贴上了那双薄唇,将新鲜的空气渡了过去。

    四片嘴唇终于合在了一起,黑漆漆的水底突然亮堂了起来。

    金色的光芒突然从王子安扇子上的琥珀里流泻出来,同时亮起来的,还有杜谦谦颈间的琥珀。

    这金芒极为刺眼,杜谦谦不得不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的前一瞬,好像有一条龙形的东西从琥珀中游走出来,紧接着,杜谦谦感觉到紧紧纠缠着两个人的力道突然间消失了。

    那些藤蔓竟然自己退走了。

    她来不及细想,拽着王子安向上游去。

    肺里所剩的氧气真的不多了,而水位却仍然在涨,杜谦谦都不知道能不能撑到浮出水面。

    头已经彻底晕乎了,更要命的是胃好像还踏马有点疼。

    杜谦谦真是恨死这个矫情的胃病了,几乎要将她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掐灭掉。

    就在她手脚脱力,几乎抓不住怀里的人的时候,一道金色的光呼啦啦游动了上去,杜谦谦听见了上方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接着另外一道金色的光从底下游了上来,极快地将两人托了起来,浮上水面,推向天缝之外。

    杜谦谦冷不丁获得了新鲜的空气,大口地喘息着,几乎已经忘记了刚才把那截藤蔓变成灰烬的结界,直到被怪力推出天缝的一瞬间,她才惊觉着叫出声来。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

    杜谦谦没有变成灰烬,王子安也没有。

    他们俩现在好端端地躺在天缝外面的树林子里。

    胃里隐隐作痛,杜谦谦强撑着自己爬了起来,手上却软软的,没什么力气。

    王子安还在昏睡,杜谦谦不知道他有没有呛到水,试着给他做了心肺复苏。

    刚压了两下,王子安就嗯的一声有了反应,接着蜷起身体剧烈地咳了起来。

    看样子没呛到水。

    杜谦谦放心了,帮他顺背:“你没事吧?”

    王子安咳了好一阵,这才缓过气来。他撑起身体,看向周围:“我们出来了?”

    杜谦谦点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他说了,重点提到了琥珀里出现的金光给和突然消失的结界。

    王子安听了,若有所思。

    天缝还在淙淙地向外渗着水,杜谦谦咬着牙站起来,捡起了一旁的包袱,对王子安道:“此地不宜久留,刚才那个洞……不知道还能撑多久。”

    洞壁常年经受湖水的压力,这一炸,恐怕已经是极限,不知何时便会坍塌。

    王子安应了一声,无意中看了杜谦谦一眼,急忙捞住她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