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玄幻小说 > 重生首辅图鉴 > 第一卷 重生相遇 断袖滋味

第一卷 重生相遇 断袖滋味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小院里很简陋,院墙斑驳到处都是枯枝败树,可面前这人面容俊秀,气质温雅,说话时声线清朗,显得很温和,只赵清昀的慌乱的内心却无法平复,连带着她的脸色也渐渐变得苍白,手指紧紧抠住衣袖。

    “是她吗?”那温文的中年男子看着她突然问老人。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眼带迟疑地看了一眼院子正中的大厅,才缓缓道:“是也不是!”

    中年男子好看的眉宇动了动起身走到她面前,突然握住她的手:“你回来了?”

    赵清昀心头大乱,慌忙扔掉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神零乱不堪。

    在他双眼的盯视下她低头垂眸,声音低得只能听到大概:“你……你认错人了!”

    “也许吧!”那人叹息一声,还试图拉她的手,却被赵清昀脸上突然呈现出的极其冷漠的眼神吓退,他清秀的容颜一怔,摊了摊手有些无奈:“我知道你来做什么,他不是好人,何不由他去?”

    赵清昀脑子里一阵浑沌,她无法安然地再在这里呆下去,转身便跑。

    中年男子伸出来的手僵在半空,无辜而又无奈地摸了摸下巴,接着院子里便响起了一声若有似无的叹息。

    赵清昀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出了国公府,然后又是如何把自己塞进马车,似乎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等到她清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刑部大牢门口。

    她为什么要进去,还有她怎么进去?当她还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刑部主事已经看到了她,十分客气地朝她拱手:“赵大人请进!”

    他们的品级是一样的,不存在谁对谁恭敬,不过赵清昀背靠东宫,身后有皇太孙做后盾,故而刑部主事以为她又奉了皇太孙的命令前来,很体贴地把她带了进去。

    赵清昀走在长长的走廊里,阴森昏暗,心里隐隐有些发怵,之前考虑的问题似乎一下子忘却了。

    可有一件事却不由自主的清晰起来,刚刚那人所说的话是真的吗,她很确定他说卢钧越不是好人,可想到那人前世对她所做的事,似乎他更加不是好人。

    赵清昀抚着额头有些犹豫,这事她到底管还是不管?

    想着这一切的时候,她并没有停下脚步,已经穿过又深又长的走廊,并且不知不觉间来到了卢钧越所在的牢房。

    他依然盘腿而坐,好像从他们上次来就一直没有换过姿势,此时的赵清昀甚至在心里默默的开小差,也不知道他这样坐着双腿会不会累?

    那个被她在心里惦记着的人突然站起身,很快人便到了她面前,他缓缓伸手:“拿来!”

    赵清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条件反射地把手上的东西递到了过去,动作快得让她自己都惊叹。

    “做得好!”卢钧越打开纸筒看了一眼,不知道他夸的到底是她还是那个写纸筒的人。

    一时之间她不知道她能干什么,踮起脚尖在坎坷不平的泥地上轻轻转了转,看到面前之人好像没有要理她的意思便转身要离开。

    还没到门口,就听走廊里又传来了混乱地声音,似乎有一大波人正在靠近,她心头下意识一紧,正要躲开便看到了领头那人,不是梁子弈是谁!

    赵清昀躲不开了,便主动上前行礼,梁子弈在这里再次看到她有些奇怪,不过更多的惊喜。

    “正好你在这里,刚刚本宫还说待会儿宣你入宫一趟。”梁子弈自然的扶了她一把,将她拉到身边站定,然后才凑近牢房:“小姑父,事情都办妥当了!”

    “妥了就回去吧!”卢钧越挥手,却没有把纸筒之事告诉他的意思。

    梁子弈很有些不敢相信地皱眉:“就这样?”要是仔细看他现在的模样,甚至能够在他脑门上看到一个大大的问号。

    赵清昀脑中灵光一闪,好似突然明白了,她就知道卢钧越根本没有这么好对付,看来朝堂上恐怕有人要倒霉了!

    梁子弈尽管心里很不解,迫切想要了解所有事实,可卢钧越却指了指大牢深处做了一个口型:“隔墙有耳!”

    梁子弈顿时明白了,朝卢钧越拱了拱手,赵清昀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什么时候居然有了合作协议,不过左右不关她的事,她不用管那么多,当即转身跟着梁子弈离去。

    可在她人快要消失在大牢门口时,却听得卢钧越小声地问了一声:“那么喜欢跟着他?”

    赵清昀看了看四周,梁子弈带着他的人已经出去了,只剩下了她一个人,牢中光线阴暗,她抬头看向卢钧越,他整张脸隐在阴影里,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但她隐约却能看到眸中那抹不悦。

    “将军……”她有些蒙,不明白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算了!”卢钧越并不打算细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出了大牢,外面阳光灿烂,赵清昀把手放在额头上,拦了一半的太阳,可乍然从黑暗之地出来,还是觉得眼睛有些难受。

    她正常地眨了眨,一旁的郑渊却夸张地捂住嘴:“哎哟喂,别人做这个动作我瞧着咋那么作,可唯独你做出来看着怎么就那么舒服呢?”

    赵清昀以为自己听错了,可看着郑渊,他居然十分不要脸地学了她刚才的姿势,啧啧,满满的矫柔造作,她看得满脸尴尬,扭过头去不再理睬他。

    郑渊也不在意,抚着下巴盯着她棱角分明的脸兀自研究着。

    赵清昀觉得这郑渊实在是不能跟他混得太熟了,一熟他身上原本还隐藏起来的邪恶性质就露出来了,这么说吧,自从郑渊跟他们交好之后,有时候玩笑开起来……一般人听着都要脸红。

    不过梁子弈留下他们却是有要事要说的,将他们带到东宫,便打开话匣子,说的正是今日早朝之事。

    “父皇对卢国公之事盛怒!”梁子弈温润的脸上也忍不住带了一丝担忧。

    “本宫解释过了,父皇原本有些犹豫,可珉皇叔一说……”梁子弈今日上朝听政,果然如赵清昀预料地那样,三省六部的官员基本上说道的全都是跟围场刺客有关的事。

    当然这其中有落井下石的,道卢钧越早就应该限制一下了,手握重权就罢了,人在京城还带着京城卫所的人,他要是有不轨之心,大梁危矣!

    这其中也有人为卢钧越说话,道围场是他的地盘他不可能做这样的事。

    反方却说正是因为想到他们会这样想,所以卢国公才会反其道而行,故意布下迷局,可不就是为了迷惑他们吗?

    ……

    两派争论得很凶残,在此夹缝之中其中还有一派脸上凝着担忧可从头到尾却没有开口说话,这其中以安王为首,还有一派面露恶意却也没有开口,这自然是珉王派系。

    这番下来,今日的早朝真可谓波澜诡谲,暗潮涌动。

    梁子弈做皇太孙这么久,还真没有看到这样子的百官相,花了很久的时间才渐渐平复下来,最后还被昭平帝请进了御书房里,好生教导了一番。

    “所以殿下是怎么想的?”郑渊与赵清昀并排而走,他的声音清楚地传入赵清昀耳中。

    “刺客之事肯定跟卢国公无关!”梁子弈尽管心中纷乱如麻却依然一口咬定不会是卢钧越所为。

    赵清昀震惊地抬眸,不明白梁子弈对卢钧越为何这么有信心,想至此,她立刻想起了在城郊卫所发生的事,心底里涌上些许犹豫:说还是不说?

    直说肯定不行,梁子弈对卢钧越的认可和信任度不是她所能比拟的,她只能小心地提醒着:“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不到最后一刻,殿下还是不要轻信为好!”

    她言尽于此,至于梁子弈听还是不听,就不在她能控制的了!

    梁子弈对她的话倒还有几分信任,闻言多看了她两眼,看得她贼心虚,只能拿着詹事府其他的事情糊弄过去。

    梁子弈本来还想拉着赵清昀再杀个几盘才放她回去,却听她说起了卫家庆之事,直道自己最近恐怕不能太晚回去。

    梁子弈一听人都被打进医馆里,不由来了几分兴趣,托着腮非要让赵清昀说出来。

    啧,这事儿凭谁来说也都说不清,总不能说她家大表哥先觊觎人家姑娘,色胆包天把人家姑娘扑了,然后就被她兄长打了!

    怎么听都觉得此事不对劲,不过梁子弈不许她撒谎,她只好红着脸把这事儿说了。说完后直后悔,她不该为了掩饰一件事情而拉另一件事情当替死鬼的,这不……报应不爽。

    不过幸好梁子弈听了并没有往心里去。赵清昀初始不明白为什么,因为这事儿她听到时觉得那是相当严重了,可梁子弈却只是问了问卫家庆家里的背景还有苏家的情况后就没再提起了。

    倒让一直心存不安的赵清昀有了几分迷茫,后来还是郑渊解的惑,告诉她这样的事情在京城各大家族之中多如牛毛,那些大家大族没有正开的公子哥哪个没犯点这种事?甚至他们还有一个专门的小团体,就是来比看谁采的嫩花多的。不过采花之时他们却也是很有分寸的,一般家世、身份高的他们是不会轻易动手的,怕事情按不下来拖累家族。

    赵清昀立刻感慨,那些千金大小姐们真得小心了,一不小心就会被骗失身,可郑渊接下来的话却噎得她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

    “谁跟你说的他们只对姑娘下手?还有好多啧啧……男孩!”郑渊的目光尤其重重盯了赵清昀两眼,大概意思就是像她这种的最容易招人眼珠。

    赵清昀彻底风中凌乱……

    郑渊聊上头了记性也好随口问道:“你家表哥就是我们放出来的那人?”

    赵清昀只能点头,可以不聊了吗?没见她脸红得快要滴血了吗,而且梁子弈看着她的眼神都变了……

    她试图换个话题却被郑渊拉着不放,却不知他们这边一耽搁,那边已经发生了大变故……

    等她好不容易摆脱郑渊跟梁子弈告辞转身离开时,却听到梁子弈在她身后满是好奇地问郑渊:“男子和男子搞在一起岂不是断袖?”

    “对!”

    “滋味如何?”

    “咳咳……试过才知!”

    然后赵清昀好死不死地回头,一眼看到了梁子弈那闪着桃花的双眼正凝在她脸上,看她回头还眼带深意一脸温柔地朝她挥了挥手!

    赵清昀看得一脸恶寒,脚步踉跄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