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娱乐圈)假如空气有生命 > 章节目录 真画作与假画作(入v公告)

章节目录 真画作与假画作(入v公告)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组团来嘲讽艾瓷学历的董婷婷和杨采宁惨遭打脸,灰溜溜地回去了自己的座位上。

    田启有些不可置信:“你不是就念到小学吗?”还看得懂《论语》?

    “怎么,还不许我活到老学到老了吗?”艾瓷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说教道,“年轻人,你也要有这种对待学习的态度啊。”

    田启不以为意:“活到老学到老?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吧?”

    艾瓷勾起唇角:“呵,少年,你对我一无所知。”

    田启:……这台词莫名中二啊,你说出来的时候难道不觉得羞耻吗?

    艾瓷将田启满页的笔记一目十行地扫了过去,摇摇头痛心疾首道:“都高三了,通假字还不认识,你这样不行的,我真是为你感到担忧。”

    田启解释道:“我是艺术生。”

    “艺术生怎么了?艺术生就可以没追求了?”

    艾瓷苦口婆心:“你以为搞艺术的学习就不重要了?有点文化对以后的人生是非常重要的。”

    ……合着不认识通假字就是没文化了。

    田启腹诽:好歹我也念到高中了,你一个小学学历的怎么好意思这么说我?

    可他刚这么一想,就又想到之前艾瓷讲解《论语》条条是道的样子,心里还是有些服气的:得,不以学历论英雄,目前来看,人家可能还真有资格这么说我。

    田启虚心求教道:“那我要怎么办?”

    艾瓷竖起一根手指:“先定一个小目标,比如说先考个省状元。”

    田启:“???”

    艾瓷:“你是担心考到状元会有难度?你是学文科的,又不是学理科的,你看看这政治历史地理,多简单啊!”

    田启:“???”

    “我给你补补课,你只要别太蠢,状元是手到擒来的。等一下。”艾瓷说到这里突然一顿,万一他真的太蠢呢?

    艾瓷眼神一凝,猝不及防地发问道:“111加889等于多少?”

    “1000……”

    “很好很好,脑子够用。”

    田启:你怕不是在羞辱我?

    艾瓷又压低了声音问道:“如果我给你补课到省状元,你能给我多少补课费?”

    说了这么多,她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就是想赚一把补课费。

    顾庭这桩生意实在太麻烦,她被困在他身边不能去接新生意,现在只能找点其他方式赚点外快了。

    田启:“……我不需要考到省状元,只要能上电影学院就好了。”

    “咋这么没追求呢?”艾瓷恨铁不成钢道,“人这一生没考过一个状元怎么能算活过?”

    田启:你知道你这一句话打倒了多少人吗?:)

    但他的文化课成绩确实有点差,原本也是打算找个家教的,田启决定死马当活马医:“这样吧,你先证明一下以你的能力可以给我补课,然后咱们再来商量补课费的事。”

    “好嘞,那咱们就先从语文开始……”

    艾瓷回到树下把两箱可乐拎了过来,给自己搭了个凳子,便一屁股坐下,开始给田启滔滔不绝地试讲了语数英政史地。

    一个小时下来,田启听得目瞪口呆,自信心遭到严重打击:这特么是一个小学学历能有的学识吗?念到高中还这么多不会的他怕不是个猪脑子吧?

    趁艾瓷停下来吸溜了几口可乐,田启问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家里是不是那种豪门世家,资产几千亿的那种,怕你出去上学被人绑架了,或者同学接近你的目的不单纯,干脆念到小学之后就不读了,直接在家里跟着家教学习了?”

    艾瓷闻言冲田启神秘一笑,不置可否。

    田启正被这笑容晃得目眩神迷之际,艾瓷却突然笑容一敛,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柳眉倒竖,像个真正的老师一般严厉:“说!你平日里是不是不好好学习,净跟女同学看些有的没的豪门高干小说了?”

    田启捂着脑袋委屈巴巴:“我不是,我没有……是我以前演的不少剧本这么写的。”

    这样啊,有这样的剧本,也难怪现在的电视剧满满的槽点。

    ……

    艾瓷和田启凑在一起学习之际,剧组的午休时间已过,重新开工起来。

    “卡!顾庭,你这两天的状态不对啊!”黄导的大嗓门响彻全场,“你怎么回事啊?要不要休息一下调整状态?”

    “对不起,黄导。”顾庭含着歉意道。

    他重新将手表摆正,遮住手腕上的伤疤,又理了理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褶皱,深吸一口气道:“黄导,请再给我十分钟调整一下。”

    黄导摆摆手同意了,就又转过来对杨采宁劈头盖脸地训道:“采宁,你这个演得也不对!还要我说几遍?女主角诸葛慈和韩景没有感、情、戏!你这眼神含情脉脉的做什么呢?”

    杨采宁一下子红了眼眶,委屈道:“我觉得诸葛慈对韩景是有感情的……”其实是她知道现如今深情人设的角色吃香,尤其是这种默默付出不求回报的,一定会在播出后吸引一波同情粉,所以故意这么演的。

    “你觉得?历史人物的感情是可以‘你觉得’的吗?你只是在演她,但你不是她!不要把你自以为是的感情加在她身上!”

    黄导已经和杨采宁说过好几遍了,奈何她一直不改,黄导训斥的语气不由得便重了些:“我这是正剧,别天天给我情情爱爱的!怎么,朋友就不能并肩作战了?一个好好的大义凛然的女主形象,你偏要把她演成是为了爱情?尊重历史人物可以吗?”

    杨采宁没敢再反驳,只能不甘道:“我知道了,黄导。”

    “黄导,”道具组组长走了过来,“韩家刚刚送来了一幅画,说是当年唐梨画的,明天要拍的那幕戏就可以用上了。”

    “唐梨亲手画的?”

    “对。”

    “那你们道具组可要着重注意了,这可是真迹,不是以往的道具,坏了还可以重做,这幅画要是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咱们可没法交代。”黄导严肃道。

    道具组组长:“我知道了,我会让大家都小心一些的。”

    黄导:“对了,你这边弄好之后,就把画送过去给艾瓷看看,让她感受一下唐梨的才气和心境,揣摩揣摩明天该怎么演。”

    ……

    道具组的人正围成一圈打量着韩家送来的这幅画。

    “画得可真好啊,唐梨是这么个厉害的才女,为什么当年并不出名呢?历史上也没有什么记载,要不是看到这画,我都觉得她根本是韩景杜撰出来的人物。”

    “小心!动作轻点,组长说了,这幅画是咱们最宝贵的道具,千万别弄坏了。小刘!你的手别乱指,戳坏了怎么办?”

    “我是想让你们看这里,不觉得有些奇怪吗?这个印章似乎是个艾字啊,不是唐梨画的吗?为什么落款是艾?”

    “听说古人收藏画作也会在上面盖章的,可能是曾经被姓艾的人收藏过吧!”

    “你们在看什么宝贵的道具呢?”董婷婷的声音突然从众人身后传来。

    “董小姐,是当年唐梨亲手作的画,明天拍戏要用的。”

    “真迹啊?韩家还挺舍得的。”董婷婷说着摸上了画轴,显见的要在画上再摸一摸。

    “董小姐,黄导说了,我们现在得把画送过去给艾瓷。”道具组的人不敢得罪董婷婷,却也不敢把重要道具任她把玩,只得不着痕迹地移开画赔笑道。

    出乎意料,董婷婷这次竟没有生气:“这幅画一点损伤都不能有是吗?”笑容和气到反而让人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的。”

    目送着道具组的人小心翼翼地护着画走远,董婷婷背过身去勾起一个瘆人的微笑,眼神怨毒:“这么宝贵的东西如果在你手上毁了会怎么样呢……艾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