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科幻小说 > A不胜O > 第一卷 双星 第二十六章 一日一夜为一年

第一卷 双星 第二十六章 一日一夜为一年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两个beta被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泄愤似的踩断了左辻的双手双脚,他浑身颤抖,咬紧牙关才没让惨叫脱口而出。

    “这么紧张,难不成你喜欢她?”心有余悸的男人恶狠狠碾着他的胸膛。

    左辻痛得龇牙咧嘴,眼睛仍旧死死盯着他怒道:“不准动她!”

    beta不屑的嘲笑说:“动了又如何?我听说你们宝石人以硬度看尊贵,像你这么脆皮的应该很低贱吧。我就要在你面前杀了她,你咬我呀?”

    左辻怒不可遏,却悲哀的发现这个beta说的是对的,他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何谈去保护心爱的人?

    见左辻不说话,那男人更加得意:“你喜欢她?真是可笑——区区宝石人连被上的价值都没有!你是觉得自己比omega漂亮,还是能给她生孩子?别自作多情了,她凭什么喜欢你!”

    恶毒的话语宛如晴天霹雳,左辻一腔热血被猛地泼熄,震惊无措的仰视着那个休眠舱,连支离破碎的痛苦都霎时间远去。从没有一刻觉得自己与她之间的距离如此遥远。是啊,她是凯明一上很厉害家族的孩子,而我不过是……最脆弱的辰砂。

    “够了,别节外生枝。”

    另一个男人小心谨慎的打量了下周围,将手伸向休眠舱的指数调节面板,打算将含氧量降到最低,悄无声息地扼死这个alpha。

    左辻从失魂落魄中惊醒,全身破碎的情况下已经无力阻止对方的谋杀,只能瞠目欲裂的吼道:“秋攸宁——!”

    他的喊声可能吓到了那个beta,后者刹那间僵立原地。

    “喊魂呢?按个按钮就那么……”

    一只手推开玻璃舱门,睡意朦胧少女坐起身,看见两个不认识的男人愣了愣,旋即在地上找到了碎成七八截的宝石人,脸色瞬间难看到了极点,寒声接道:“……难吗?”

    两名beta震惊无比的瞪着秋攸宁,他们还从没见过在休眠舱里自行唤醒的人,况且他刚刚想要关闭氧气时那股可怕的压迫力……难道是异能!?

    “你,您……听我解释。”男人见势不对连连后退,不说异能,单单是肉体力量alpha也能完虐他们两个。

    然而才刚退两步便被狠狠压倒在地,骨骼不堪重负的吱呀作响。起先踩住羞辱左辻的男人尖叫求饶道:“我再也不敢了,原谅我,求您了……”

    秋攸宁看着凄惨碎裂、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宝石人,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直冲头顶把理智一把烧了个干净!只听噗噗数声,两个男人全身骨骼齐齐断裂,鲜血争先恐后从口鼻中涌出,再无声息。

    左辻因为体内含有大量液体水银的缘故,修复能力远超同类,这才一会儿便已经能站起身。他看着地上奄奄一息的人类恨声道:“杀了他们!”

    不必他说这两人也已经活不成了,秋攸宁收回异能,默默的将他拉到休眠舱上坐下,半晌才闷闷道:“我再不睡了。”

    见对方没说话,她轻轻握住断臂的地方,声音中有些无措:“还疼吗?”

    左辻回视秋攸宁的目光,那双眸子漆黑纯粹,能映出人一切的懦弱与缺陷。他的耳边又响起那些令人绝望的话语:

    区区宝石人连被上的价值都没有!

    你是觉得自己比omega漂亮,

    还是能给她生孩子?

    别自作多情了,她凭什么喜欢你!

    他曾迫切的期待秋攸宁醒来,然后将一颗真心捧到她面前,希望对方也能欢喜。可现在他突然不敢说出口了:如此脆弱卑微的我不能和你交|配,不能孕育繁衍,甚至连和你并肩作战都做不到。

    不配爱你……

    眼前人的眸子里闪烁着复杂的悲伤,秋攸宁以为是因为那两人的折辱,于是更加不后悔下杀手——每条命都不能轻蔑,但有的人确实有取死之道。

    “我会保护你的。”秋攸宁安抚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可这正是令左辻黯然神伤的,他自嘲一笑,将三个字撕烂咀嚼咽下肚子,换言道:“我没事。”

    七个月后。

    透明的观景甲板上三三两两的站着些人,在左侧靠近楼梯间的位置,站着两个人类。其中一名少女身材高挑,哪怕是慵懒的依靠在横栏上都给人以一种宝剑出鞘的锋锐感,另外一名男性略微落后她半步,暗红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的凝视着她的背影。

    “这就是祢衡啊?”秋攸宁问道。

    舷窗外可以看见一颗静止的灰色行星,半片星球沐浴在炽热的恒星光辉中,半片星球隐于黑暗,偶尔可见云层搅动成一个个漩涡,一眼望过去不像是能有生命存活的样子。

    “是的,祢衡星早在上世纪中旬就停止了自转,只是绕着恒星公转的它日夜交替的频次是一年,处于夜晚的那个半球冰冷无比,处于白天的半球不仅炙热,而且还会产生无法预测的风暴,极不适于生存,”左辻压低了些声音,“朝阳公司已经派了三批工作人员下去了,到目前为止音讯全无。”

    “不贪那点儿东西不就没事了,”秋攸宁摇摇头,一脸愁苦的说,“比起这个我更关心什么时候能启程回去。父亲给我三个月期限,现在都一年多了!我死定了。”

    “我还是觉得你可以先跟将军报个平安。”左辻若有所思的建议。

    秋攸宁立马否决:“不行,我超期未归,得让他们多担心我一点,到时候回去说不定能免罚呢。”

    左辻侧了侧脑袋,从母石中诞生的他不是很能理解“父母”和孩子之间的互动。

    秋攸宁本想着损兵折将的朝阳公司会醒悟过来放弃那个什么标本采集,却没想到当第四批采集人员失去联系后,他们找上了自己。

    “你们到底要找什么?”秋攸宁拿了个苹果在手上悬空把玩,训练小范围的异能释放。

    并不算大的房间里站了五个人,除开秋攸宁和左辻外,另外三人穿着朝阳集团的高级制服,自称是本次采集行动的指挥官。为首那人脸型瘦长,倒三角眼,鹰钩鼻,加上从嘴角蔓延直耳根的疤痕,看起来十分狰狞。他咧嘴一笑,森然恐怖:“找一个矿石标本,我司科研队计算出祢衡星上可能存在效力与超导晶石等同的物质。”

    “计算?然后就派四十个人去送死?唔,加上现在这批,五十?”秋攸宁嗤之以鼻。

    “您误会了,之所以想要得到您的协助,原因就在于接下来的是救援队,”刀疤脸说着,努力想做出真诚的样子却看起来更狰狞了,“我们也在意员工的生命安全。”

    秋攸宁又唔了一声:“那凭什么我去?”

    “因为祢衡星很危险,因为您姓秋,我以为您会对此感兴趣。”早在卢伟峰登上运输舰的时候,他就把这个小alpha的英勇事迹告诉了舰长,十二三岁的alpha,引力异能,联邦第三军团亲卫营,这几条线索连起来不难弄清楚她的真实身份。不过被秋攸宁威逼利诱下的运输舰舰长没有给某位上将军通风报信就是了。

    左辻眉毛一挑,怒道:“姓秋就该替你们去送死?你自己怎么不去,长得跟个鞋垫成精似的……秋,别理他们。”

    刀疤脸似乎这才注意到房间里还有个宝石人,他眯着那双吊眼看左辻,冷哼了一声:“秋小姐,您真该好好管教一下您的宠物。”

    空中一道红芒闪过,只听“轰”的一声,那个刀疤脸竟倒飞出去,直直撞到了墙壁上。跟随他来的两名手下唬了一跳,定睛看时才发现地上破碎的果块。

    秋攸宁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没理会全神戒备的三人:“下次请你吃的就不是苹果了。看着我干嘛,想打架?说吧,什么时候出发?”

    三天后,临出发前。

    “你如果真要去,我跟你一起去。”大半年的相处让左辻彻底明白了这个alpha的脾气,她向来不听批评的意见,决定好的事情也决不会改。

    秋攸宁为难的指着舷窗外那颗灰色星球:“左大爷,我现在要去的虽然是太阳照射的白半球,但是那儿随时都有可能刮起风暴,这不是闹着玩儿的。”

    “所以我才要去,我曾经去过这种星球,那些风暴不是毫无规律的,你们得带上我。”左辻一脸正经的说着。

    长时间的相处也让秋攸宁了解了左辻,这个宝石人随时都有可能一脸正经的胡说八道,所以她严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我没必要骗你。”这倒是实话。

    “我也不是那种会去送死的人。”说的不错。

    “再说了,我一个人在这里会被欺负的。”

    一针见血,秋攸宁煞有介事的点头,转身对鞋垫精昂首道:“再准备一套宇航服。”

    左辻笑眯眯的看向舷窗外的星球,这招真是屡试不爽。

    小巧灵活的勘察舰艇被下放到外太空,一行十人加一个宝石人小心翼翼的躲避着空中随时可能出现的风暴,险之又险的降落到了地面上。这里的风暴是由对流引起,所以阳光无法直射的地方相对安全,他们选择降落的地点便是一座倾斜的山峰下。

    祢衡星的地面是没有植物的,过度的炙烤和水分的缺乏让这颗星球渺无人烟,一点活物的气息都没有。一行十一人的目标是寻找之前采集人员的定位信号,这些信号大多数消失了,个别几个以超音速四处乱窜——毫无疑问,是在风暴里,在这样的狂躁的风暴中,哪怕是机甲都难以幸免,遑论只穿着宇航服的凡人了。最后剩下的稳定不动的几个则是他们的主要搜寻对象。

    其实左辻十分怀疑,这些人压根儿就是死了,而且朝阳公司也没打算真的去救他们,只是用这个幌子把秋攸宁骗下来,为他们保驾护航找到那个什么鬼标本!

    偏偏这家伙就是个爱凑热闹的,怕是早就想下来溜达了。左辻从背后白了秋攸宁一眼。

    秋攸宁似有感应的回过头来,一把将左辻抓到自己身边:“离我近点儿,虽然我们在尽量避着阳光走,但这儿的水雾太大了,别走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