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轩阁 > 都市小说 > 师尊总是不吃药 > 当时年少 你要我……杀人?

当时年少 你要我……杀人?

 热门推荐:
聪明人一秒记住 聚轩阁 www.juxuange.com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m.juxuange.com

    眼见一只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即将触到自己的脸颊,岳无缺向来淡漠的脸上也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厌恶之色,偏头避了开去。

    花解语玉手一顿,心头积压的怒火被他流露出的厌恶彻底激发!

    “呵!”她冷笑了一声,双手伸出,不容躲避地捧住了岳无缺的俊彦,一双凤眸满含得意,冷冷道,“怎么,你也认为我丑吗?”

    她显然是还记着先前裴淼说她丑的事。

    岳无缺垂眸闭目,一言不发。他并不想在容貌上打击花解语,以免她过度迁怒裴淼,连累小姑娘多受折磨。

    至于他师兄妹二人的性命……

    堂堂南华弟子,又岂可向魔道妖女乞怜?

    花解语显然是看出了他的想法,满腔的怒意迅速褪却,皆化作了猫戏老鼠的恶趣味儿。

    花解语温柔地拍了拍岳无缺毫无血色的俊脸,偏头问道:“你是不是在担心那个小姑娘?”

    此时此刻,她就像个不谱世事的小孩子,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玩儿的事情,急着和要好的同伴分享:“你也不要担心啦!我已经想好了,要把她带回去,送给我的师弟。”

    岳无缺心头一凛个,却是是垂眸不语,显然是不打算搭理她。

    花解语却是不急不恼,继续兴高采烈地诉说:“你不知道,我只是单纯夺人阳气而已,我那个师弟可了不得了!他可是最喜欢勾搭小姑娘,让人对他爱得死去活来的,心甘情愿地献身给他。”

    岳无缺猛然睁开眼,冰冷而厌恶地望着他。

    “哎呀呀!”花解语兀自感慨,好似对以后会发生的事情惋惜万分,“这个小姑娘那样好的相貌,又是那样可爱的性情师弟若得之,定然是爱若珍宝!只是不知,她在师弟的疼宠怜惜下,能守得住几日呢?”

    “妖女!”岳无缺目眦欲裂,“你若有种,就给个痛快的,欺辱一个小孩子,算什么本事?”

    “唉呀,人家是妖女嘛!”花解语一脸无辜,“而且,人家一介小女子,自然是……没有种的。”她说着,目光暧昧地自他下三路划过,暗示的意味儿极为明显。

    身为一个地地道道的魔道妖女,花解语最喜欢看岳无缺这等自诩君子的正道骄子失态。

    可是,岳无缺很快就冷静了下来,再一次默默不言。

    这令花解语愕然之余,不免大失所望。

    “怎么,你真的不在乎那个小丫头?”还是装着不在意,以期我放她一马?

    这一回,岳无缺又有了反应。

    只见他抬起头来,冲着花解语桀然一笑,却是意味不明。

    花解语被他这种近乎轻蔑的态度激怒了,冷笑了数声:“哼,好、好、好!我这就把那丫头带进来,叫你们二人好好道个别!毕竟,今日之后,两位就要阴阳两隔了!”

    见她转身去破结界,岳无缺再次垂眸,眼中却是一片冷沉。

    ——若花解语当真要将裴淼送给她师弟,岳无缺却反而不担心南华派颜面有损了。

    裴淼这丫头的心性,或许玉无暇了解的都不如岳无缺来得深。

    单从裴淼对待慕连城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丫头的所思所行,绝不可以常理推断!

    ——整个南华派上下,恐怕包括慕连城在内的大多数人,都认为裴淼这丫头是个尊师重道的好孩子,只是遇师不淑,令人颇为叹惋。

    可凭着近些日子的接触,岳无缺敏锐地察觉到:对慕连城究竟肯不肯教导自己,裴淼跟本就不在意!而且,自从有了功法,且又有他悉心指点之后,那丫头怕是巴不得慕连城再别来管她呢!

    若是慕连城从今往后仍是抱着一如既往的心态对她不闻不问也就罢了;若有朝一日,慕连城幡然悔悟,想起来要和这个弟子亲近一番,那才有意思呢!

    只是可惜,那一天他怕是看不到了。

    岳无缺暗叹了一声,瞥了一眼这努力破除结界的花解语,暗道:到时候,究竟是谁毁了谁,还当真不一定!

    因着岳无缺重伤,不能阻拦,花解语很快就将结界破除,回头对着岳无缺得意一笑,便推开门,朝着裴淼走去。

    而她却不知,早从镜皇那里得知了岳无缺与她相斗结果的裴淼,已然给她准备了一份大礼!

    “姐姐,不过这一会儿不见,你怎么更丑了?”

    才一照面,裴淼就毫不客气地朝她捅刀。

    “你……”花解语登时一怒。可是很快,她便恢复了盈盈的笑意,温柔婉约地走到裴淼身旁,俯身柔声道,“小妹妹,走吧,和你师兄道个别,就跟姐姐回去吧。”

    觑着她离得近了,裴淼迅速伸出手,左右开弓,在她脸上甩了俩大巴掌。

    “啪!”

    “啪!”

    这两声脆响,真是听着就疼。

    完全没想到会有这一出,花解语给她打懵了,顶着两个巴掌印,一脸的呆滞。

    而趁她愣神儿的这一瞬间,裴淼可是毫不犹豫,取出玉无暇送给她的符篆,一股脑全往她脸上招呼。

    “啊——我的脸!”

    这一回,花解语的反应极快,迅速挡下了这些符篆,顾不得血肉横飞的双臂,抬手就对着裴淼发了大招。

    一瞬间,血红色的光芒自她掌心爆出,带着浓重的煞气迎面向裴淼击去。

    而裴淼,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毕竟,以她的修为,想要凭本事赢了花花解语,无异于痴人说梦。

    她唯有一条出路,就是借力!

    借镜皇之力!

    但镜皇身上明显是带着限制的,若她没有生命危险,镜皇便是想出手也出不了。

    无奈之下,她只好出此下策,可着劲儿的激怒花解语。

    而花解语最重视什么?

    经过裴淼短时间的观察,她最得意也最重视的,就是她那张脸。

    镜皇颇为无奈地看了裴淼一眼,还是发动了终极防御功法——镜像反射。

    这个术法顾名思义,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只要对手的修为没有超过镜皇,都会中招。

    而花解语的修为,在镜皇眼中显然是不够看的。

    所以,她毫无防备之下被自己的法术重伤,也就不算什么意外了。

    “噗——”

    花解语只觉眼前一阵强烈的亮光闪过,便觉胸口一闷,跌飞出去。

    紧接着,她便觉全身的血液开始加速流动,且越来越快,心脏里聚集的血液学来越多、血管中留存的血液学来越少,心跳也越来越剧烈,仿佛下一刻便要爆裂开来。

    ——这正是中了她的杀招“激流入海”之后的症状。

    “咳,咳咳!”花解语惊恐地看着裴淼,“你……你用了什么妖术?”

    裴淼鄙视地瞥了她一眼,举起胸前的流光镜晃了晃,就越过她,匆忙跑进了东厢。

    “大师兄,你怎么样?”裴淼上前,扶住了浑身是血的岳无缺。

    看到她,岳无缺有些意外,却很快就淡定了,借着她的力道缓缓起身,淡淡道:“无妨,没有大碍。”

    可下一刻,他便憋不住喉间的痒意,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直到咳出一口淤血,才勉强停了下来。

    这让裴淼焦灼之余,也不免无语:这都什么时候了,竟还要维持大师兄的威严!

    岳无缺也有点尴尬,不过却丝毫也没有表现出来。他极为淡定地掏出一个玉瓶,倒了几枚丹药吞入腹中,脸色才好了几分。

    “花解语呢?”岳无缺淡淡地问。

    裴淼道:“她受了重伤,就在外面。”

    “是吗?”岳无缺不置可否地说了一句,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既重伤了她,你为何不将她除去?”

    “除……除……除去?”裴淼一呆,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你要我……杀人?”

    岳无缺淡淡道:“你与她本就立场敌对,你不杀她,她逮到了机会,却一定会杀你。”

    在此之前,裴淼跟本就没有这个意识,岳无缺点破之后,她才想到:花解语是真的会杀了自己。而先前,自己也应该趁机将花解语杀掉的。

    可是,便是她先前想起了这回事,要让她一个接受了二十几年法制教育的人去杀死另外一个人,她也做不到。

    见她呆呆愣愣的,岳无缺也没再多说,只是在门口停下了脚步,看着血迹残留却空空如也的庭院,淡淡道:“她已经跑了。”

    “啊,啊?”裴淼呆呆地看了一眼,暗暗松了口气。

    ——说实话,她还真怕大师兄逼她去杀花解语。

    岳无缺又看了她一眼,却知此事不能急于一时,等真逼到了那份上,不用自己多说,裴淼自己便会将那些无谓的仁慈通通抛掉,成为一个合格的修士。

    什么是修士?

    与天争命、与人争命、与己争命!

    所以,凡修士者,能断七情、绝六欲、大仁不仁才能上窥天心、□□人意,从而天人合一,白日飞升!

    只是可惜,整个修真界已经有近万年没有一个飞升的修士了。